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小说网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 第两百一十一章 交换

第两百一十一章 交换

院子里的宝箱不只这两个, 但是杨小小压下内心的一点小失落后,也拉住了秀清。

她觉得这两个差不多了,至少能把赔偿还清,也不会真的让世葭以后喝西北风。

虽然她还是不理解, 为什么世葭那么有钱,还是要装成穷光蛋的样子。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还要装成生病的样子。

这个世上那么多真的生病的人,每天都在乞求着健康。

她微微叹了口气,也不再去想了。

既然真的是有钱,那丹城城主肯定不能装作没看见的, 更别说有一个莫朝在这里, 巴不得看见世葭吃亏。

根据计算后,赔偿的金额连一个宝箱也用不完,但到底世葭隐瞒的东西暴/露了不少, 谁知道暗处的那些盯着他的人又会想出些什么办法来试探。

世葭送走了丹城城主, 视线划过还单纯的兴高采烈的小丫头,而后停驻在那两个发现了宝箱的少女身上。

她们看起来和小丫头大不了多少,尤其是梳着垂落双辫的那个, 比小丫头的个子还要矮些,带着微微婴儿肥的脸上没什么雀跃的情绪, 纯粹的黑眸安安静静时, 竟有种让人被看透的感觉。

不管怎样, 她的情绪显然不高。

世葭想到自己被揭露时这个少女近乎纯白的吃惊目光, 而后便是一种令人心疼的控诉和伤心。

他又想起,自己说家境清贫时对方睁大眼睛认真地说着会帮他求情的话。

……就算自己的确是有原因需要伪装,欺骗了一个女孩儿诚挚的心,也是不好的。

面色没有苍白但是依旧俊逸如玉的公子迟疑了下,还没等他往那边迈开步子,另外一个长发挽起,木簪斜插的,更为雅致聪慧的少女,淡淡地上前侧了半身,好巧不巧将世葭看过来的眼光遮了大半。

待赵秀清冷淡地斜看过来一眼后,世葭才确定,对方是故意的。

自己似乎被当做坏人防备了。世葭知道是自己的错,眉间略过一丝歉意。

和他不同,莫朝对于能让世葭吃瘪的赵秀清两人很有好感,再加之现在还在暗处暗搓搓观望的司辽神医也似乎对杨小小几人颇为关注,他也就更为好奇了。

“我在丹城也算是待了不短时间,怎么从没见过你们两人?”

赵秀清现下对于莫朝也没有什么好感,清浅一笑:“大概是我们相貌平凡,不足以入公子的眼。”

她这句话显然是信口怼人,粗粗一扫院中神态各异的人,赵秀清不愿多做纠缠,只道还有要事先行离开。杨小小自然是跟着的,她抿了抿小嘴巴,还是跟他们道别后才哒哒哒追上不远处等着自己的秀清。

杨小小和赵秀清慢慢走回去,赵秀清观察着她,那时常翘着的唇角都不见了,让她恨不得回去再揍罪魁祸首一顿。

最后还是杨小小自己先开了口:“秀清,我也是清楚的,大家很多时候都是有各种原因说谎。”

不管是好意的,坏意的,她自己不也是骗过别人?

“虽然我很讨厌别人骗我,但是我想着,如果是有缘由的,那我会努力去相信,去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那……我也能明白原谅他们了,”少女转头看她,眼里还带着几分不确信的惶然,“对吧?”

就好像一只还在成长的小兽,被这个虚假的天地包裹起来,忽而就有些迷惑了,该不该踏出下一步,令人心疼地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

赵秀清也有点心疼,她知道,她家小小的心最是通透纯净,也最是细腻,所以和二丫那个马虎的性子不一样,最是容易受伤了。

赵秀清自认心肠不是什么顶好的,里头的柔软,塞了自己在乎的一小群人后,也放不下什么其他人。

至于王二丫那个大蠢蛋,最大的优点就是自知之明,懂得磕磕绊绊学着自己的两个小青梅,也知道一点点吸取她们的话。

要她说,二丫的心是剔透又坚硬的,不会轻易受伤。

但是……但是啊……

小小不一样。

又甜又软又乖,大灾难之前在蜜罐子里张大,之后又被欺负得一边掉眼泪一边打架。

她就是个爱哭鬼。

赵秀清在大街上,牵住旁边人的手,她的眼里浸润开一种真切的温柔和宠溺。

杨小小的鼻头被刮了下,她听见对方如阳春白雪般的轻柔嗓音。

“不用哦,如果被骗了,生气也可以,不原谅也可以,不用去强逼着自己理解,”赵秀清偏了下头,细碎的刘海抚过她的眉眼,注视着呆呆地小小,好看的像是在发光,“因为我们,”

“就是喜欢着这样的小小啊!”

微风浮动,喧闹的人声似乎远隔在另一个空间。

在赵秀清清润的瞳孔中,对面那个眼中雾光蒙蒙的少女,有些呆呆愣愣的,不大好意思地垂下眼,接着又飞快地偷偷看了她一眼后,脸颊上浅浅的苹果红深了几分,小嘴巴动了动,发出很小很细的声音。

“我,我也很喜欢赵秀清,”她按下羞涩抬起脸,很专注的和秀清对视,说道,“我想,不管秀清变成什么样,肯定还是我喜欢的样子,所以我也想努力张大一些,变一点……”

她的勇气似乎用得差不多了,声音又低了下来:“大家也还是会喜欢我的,对吧?”

面对杨小小湿漉漉的期盼目光,赵秀清露出一个笑,摸了摸她的头:“对,那是我说错了,小小想变成什么样子就变成什么样子吧。”

暗处的灵修捂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轻轻吸了口气。他看着似乎恢复了些活力的杨小小,指尖有灵力泄出。

丹城正值丹桂花季,但几天前才是它的盛放高峰,现下又部分已经被采摘了干净,有些也是只剩半树花香。

然而当杨小小和赵秀清踏上一条栽满丹桂树的路时,这路旁的丹桂,像是一株株被注入了生机,从一头开始,忽而就又无数朵小小的花苞从枝头间冒出,吐蕊,绽放。

裹着微红的暖黄,笼罩了一条小街,浓郁怡人的花香,瞬息毫不客气地侵夺着这一方天地的每一丝气息,在随着流动进入到每个人的鼻翼,体内。

盛放金海,万蝶相趋。

不论是行人还是商贩,都震撼地看着这些异象。

色彩斑斓的蝴蝶们,抖落的金粉洋洋洒洒混在花里,一只尤为硕/大美丽的金色蝴蝶,翩然地朝着杨小小飞来。

杨小小抱着惊喜地心情伸出手,看着那只蝴蝶轻盈落在自己掌心片刻后,化为了盈盈的光芒,而后散开。

【叮~接受到灵族的祝福……】

正欣慰地看着自家笑的甜美的宿主的兆筠,直接消除了这道毁气氛的提示音。

这一场异象定然是轰动全城的,蝴蝶们消失了,但是盛放的丹桂还在,收到消息的城民和旅客们蜂拥而来,赵秀清拉着杨小小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杨小小回到宅子时眼睛是亮晶晶的,她完全忘了在世葭那里被骗的难过,小嘴巴嘚嘚嘚和王二丫说着方才发生的事,还拉着赵秀清一起。

“……真是大漂亮啦!我还和做丹桂饼的周大娘说好啦,这次的丹桂如果采摘做了月饼一定会给我们留一份的!”

杨小小叽叽喳喳,小腿一摆一摆,手上倒是稳稳当当抱着男娃娃。

襁褓里的男娃娃盯着眉飞色舞的杨小小,半晌后似乎是看累了,把自己的大拇指往嘴巴里一塞,闭上眼睛,把杨小小和王二丫的聊天当做是催眠曲,不一会儿就睡的昏天地暗。

又过了些日子,三人把女娃娃送走了,确定是心善的人家,不重男轻女也不是那种“老好人”。

杨小小三个缩在门后面冒出三个头头看着那户人家发现女宝宝后着急地抱走,她们悄摸摸一路尾随,等对方带着宝宝看了医生又真正接纳后,才擦了擦眼睛,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和女娃娃不同,“大壮”这个男娃娃体内都是鬼气,又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可不能送人的。不然会被人当做邪祟给除了。

杨小小想着,她们可以先养着,然后等联系上了庚,再问问鬼城有没有要孩子的呢?

要不然,问问庚?

只是庚的太阳花一直无法接通,这一等,就等了好几个月,大壮都能说话啦!

三个少女围着最中间的大壮,一脸严肃。

杨小小说:“秀清,一般娃娃几个月说话来着?”秀清带过她弟弟,记得应该清楚些。

赵秀清点了点下巴:“唔,我弟因为营养不良所以开口晚,不过我记得有书上说过,婴儿几个月也可以说话的。”

那就没事了。

王二丫绷了多时的脸一松,立马露出几分傻笑来,她轻轻碰了碰大壮肉乎乎的脸颊,乐呵呵地哄道:“大壮,叫姐姐!”

大壮非常高冷地看了她一眼,像是肉包子的小脸上嘴巴纹丝不动。

“对了,”赵秀清想起来,看向杨小小,“大壮第一个字说的是什么来着?”

“嗯……”杨小小回忆了下,“好像是……该?”

该?

该代表什么意思?

三个人很奇怪,就算这里没有爹娘,但是学会的也不是这么奇怪的字吧?

大壮似乎感觉到了她们的疑惑,小浓眉皱起来,鼓了鼓脸蛋,努力地吐出一个字:“改!”

“是改啊!”

“改,改什么?”

大壮听见杨小小的疑惑句,认真地拍了拍自己。

王二丫忍不住笑的更加傻了:“哎嘿嘿,大壮真可爱!”

早慧的大壮似乎听懂了,那小眼睛瞪着王二丫。

在杨小小冥思苦想之时,赵秀清听见王二丫的话和男娃娃的反应,灵光一闪:“改名字?”

“啥?”

大壮乐了,高兴地直拍手:“改!改!”

赵秀清抽了抽嘴角:“哎,他肯定是嫌弃大壮这个名字了。”

给大壮起名的王二丫不乐意了:“大壮多好听啊,一听就知道这个娃娃长得肯定壮实。”

大壮哇地一声开始干嚎。

“成吧,成吧……那就大壮是小名,我们再取一个大的。”赵秀清头疼地说道。

不过这样就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

“大壮姓什么呢?”

“姓的话……我们也做不了主,还是改小名吧。”

“那叫啥?”

“二壮?虎子?烧饼?”

王二丫第一个提出,舔了舔嘴唇,她想吃烧饼了。

大壮死鱼眼看着她。

杨小小接上:“壮壮?墨墨?豆糕?”

嗯,豆糕也好吃!

大壮泪眼汪汪。

赵秀清托腮:“唔……我想想,长宁?不行,宁宁?明明?桂花糕咳咳这个不是……”

大壮已经瘫在床上,像是一只人形猫饼。

“这样吧,”赵秀清说道,“我拿书来,让壮壮自己翻,翻到哪一页,第一个字就是他的名字了。”

一本不薄的书本被拿来,壮壮趴在书前,一脸严肃地思考半晌后,被王二丫催促着,随意翻来了一面。

杨小小三个探头一看,嗯……

这本书貌似是食谱,这一章节讲的是,竹筒饭的做法,而竹筒饭的饭字又刚好在这一面最上面,所以——

“就叫饭饭了!”赵秀清拍板决定。

王二丫和杨小小看了眼改名为饭饭的男娃娃,觉得这个名字和大壮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愉快地接受了。

也许是因为是自己选的,饭饭也没有什么意见。

等除杨小小三人外的其他人知道大壮改名成饭饭,都忍不住笑了。

“还不如大壮呢!”莫朝啧啧两声。

他旁边坐了一圈人,除了杨小小三人外,还有蒲荷,司辽,聂家的小少爷,聂浩,郝珊瑚,甚至是世葭。

听见莫朝的话,蒲荷脸色不变,只微点头笑着说:“饭饭和大壮都挺好听的,一听就是个健康的孩子。”

聂家的小少爷一个劲点头附和,自从他被赵秀清救回来了后,对杨小小三人特别亲近,和她们出去玩叫他娘赵淑都很放心,小少爷就更喜欢和她们一起了。

王二丫扬起下巴,高兴极了:“是吧是吧!”

司辽和世葭都微笑着看着他们没说话,两人似乎都是公子如玉型的,只世葭更偏向文弱些,而司辽身上有一种医者的包容气度。

“对了,”司辽放下手中杯盏,偏头看向赵秀清,“不知赵姑娘现在治了几位患者了?”

他现在也知道赵秀清要治疗一百个病人的“任务”,不过这都三四个月了,对方治疗的人似乎寥寥无几?

赵秀清眼皮子都不抬:“缘分不到,时机不对。”

她旁边的郝珊瑚憋红了脸,才没让自己跟着点头说“对对对”。

郝珊瑚和司辽说是同出一门,但其实不过都是神医谷的弟子,司辽是神医谷的第一人,而郝珊瑚不仅是神医谷谷主的亲生女儿,还是他们的小师妹。

郝珊瑚在神医谷司辽那一拨弟子里成绩算是不错的,就算比不过司辽,那也是数一数二。

她喜欢司辽的事神医谷几乎所有弟子都知道,司辽肯定也知道。

但是司辽对郝珊瑚没有爱意,也不愿撕破脸,见她没有挑明,就当做不知道。

只是来到这里后没多久,她没忍住告白了,结果当然不是好的。

这本来顶多就是一件尴尬的事,然而郝珊瑚选的地点是和偏静的池子旁,还在柳树下。

等司辽委婉拒绝离开后,郝珊瑚不知怎么的脑子一抽,就跳湖了。

郝珊瑚一跳下去就后悔了。

她不通水性,有功夫也没用,大概司辽都不知道一个旱鸭子落到水里后只会慌乱的扑腾连自己的身法都忘个干净。

她一点点往湖底沉下去,湖水一点点把她胸腔里空气挤出。

越来越轻微的力道和传来的窒息感。

郝珊瑚恍惚想着,自己快要死了吗?

她想起自己恨铁不成钢的父亲,想起神医谷的大家,想起那个对自己温和又疏离的人……

她最后是被一个鱼钩钓上来的。

郝珊瑚抬起头,就看见前几日自己还有些小嫉妒的清丽少女皱着眉看着被鱼钩带上来的她。

‘怎么是个人?’

郝珊瑚听见她颇为冷酷的语调。

但是最后赵秀清还是把人给救了,排水后把带过来的铺巾随意包裹住对方后,喂了一颗药就不管了,接着掉自己的鱼。

郝珊瑚吸了吸鼻子,感觉一股热流从丹田处漫开,温暖极了。她抱着腿看着湖面半晌,“我是不是很差劲……”

也许是一张铺巾,也许是一分救赎,也许是一个感动,郝珊瑚絮絮叨叨把她和司辽的二三事说了。

一条银白色黑尾鱼被钓了上来赵秀清满意地看着鱼篓里的两三条,算了算食量后,打算收工。

她一边收拾,一边慢悠悠的看了郝珊瑚一眼:“其他的,我不懂,但是,自杀是胆小鬼的行为。”

“一个人,为什么要为别人活着?”

郝珊瑚愣愣地看着她提着鱼篓离开,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鬼使神差地,跟到了家……

还蹭了一顿饭哎嘿!

郝珊瑚眨眨眼睛,给数月前跟上去的自己点个赞,不然她现在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唔唔唔,”真好吃!

莫朝盯着蒲荷和郝珊瑚面前和自己不同的一小盅汤,觉得非常嫉妒。

“我们没有?”

赵秀清呵呵冷笑:“毒/药喝不喝?”

这个汤是赵秀清嘱咐杨小小做的药膳,只给病人的那种。嗯,现在郝珊瑚和蒲荷都是她的病人之一。

这个汤,不仅融合了杨小小手艺,还为了确保药效和美味,过了一遭灶王鼎。

于是,当蒲荷和郝珊瑚期待又好奇地打开汤盅的盖子时,一道微蒙的光从中发出,含着微微药香和勾人食欲的清香味道瞬间席卷感官。

别说酒楼了,就是外面的大街上都是香味。

一个浑身脏乱的老叫花子咻地一下从大街上窜到赵秀清面前,垂涎地看着那两个汤盅,高深莫测地道:“这是谁做的药膳?”

其他人下意识看向赵秀清,她们可不知道是杨小小做的。

老叫花子也看向赵秀清,一本正经地捋了捋自己脏兮兮地头发:“小丫头,你给我做一碗这个汤,我传授秘籍给你怎么样?”

气喘吁吁追上楼来的一个青年剑客大惊,说好的传给自己的呢?

赵秀清意味不明地看了老叫花子一眼,也没有鄙视,只笑着指了下杨小小:“不是我做的,是她做的。”

于是老叫花子又转身对着杨小小说了一遍,说完后擦了擦自己的口水。

杨小小疑惑地眨眨眼:“秘籍?”

“对,秘籍。”老叫花子也不藏着掖着,在所有人都竖着耳朵时,在青年剑客的大惊失色下,说道,“九歌剑法听过不?”

其他人脸色微变,九歌剑法?据说是九歌剑门的失传秘籍之一?!

“没听过,”杨小小摇摇头,接着有些犹豫地想到什么,问老叫花子,“那个,九歌剑法和九歌心法是不是一套啊?”

老叫花子摸了摸乌糟糟的胡子,咧嘴一笑:“嘿,小丫头你这不是知道吗?不过老头子我这里只有九歌剑法,心法那可是另一样失传物,我这儿没有!”

那青年剑客连同后面的一帮好友终于追了上来,无奈地对老叫花子道:“师叔……”

司辽看见那剑客袍角的门派标志:“九歌剑门来的倒是挺快。”

剑客嘴角抽了抽,哪里快了?他们可是找了这位师叔十几年!

杨小小看了一眼剑客:“你是九歌剑门的人嘛?”

“正是!”

“那,九歌心法也是你们的吧?”

少女确认后,掏了掏自己的小袖子,掏出一本破烂书。

“那这个心法还给你们吧!”

“什么?!”

老叫花子动作最快,夺过去翻了几下后,手都哆嗦了:“真的是!九歌心法!!”

※※※※※※※※※※※※※※※※※※※※

杨小小:终于送出去啦!

赵秀清:唔……这才一本呢……

杨小小:突然自抱自泣QAQ

————

双更合一,我忘定时间,睡了一觉才发现没更新。

九歌心法来历在下一章解释,

晚安

喜欢(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请大家收藏:(www.qbxsw.com)(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本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文阅读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txt下载 - 空城黎明的全部小说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全本小说网

猜你喜欢: 穿越后我有了七个大佬爹宠妻书[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新时代,新地府小师叔又开挂了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快穿之女配多娇妙手凰妃将欲娶之 必先毁之一品龙妃[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秒秒的咖啡店邪瞳仙姿玉质(西幻)红龙之眼嫡后[快穿]金牌攻略白月光分手日常我的房东是龙王表妹万福穿成反派boss之后末世重生之顾唯卿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太子为我马前奴大妖
完本推荐: 寒门夫妻全文阅读大仙木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都市之国术无双全文阅读我本闲凉全文阅读青梅仙道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综艺娱乐之王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龙魂兵王全文阅读东风恶全文阅读婚途漫漫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娱乐圈]一点可爱全文阅读都市猎人全文阅读北斗全文阅读神赌狂后全文阅读巫界术士全文阅读从火影开始的锻造师全文阅读超级姐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女总裁的贴身狂婿仙御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超级弃婿一刀倾情纯阳武神欢迎回档世界游戏餮仙传人在都市青萍毒后归来:殿下,娘娘又在教做人了!丹皇武帝影帝的诸天轮回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武道大帝迷踪谍影超级狂龙仙魔同修这就是个奇迹桃源仙村逆剑狂神死亡作业浴火弃少无疆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数风流人物傻子医仙嫡女贵嫁我从末世开始无敌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手机版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文阅读手机版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txt下载手机版 - 空城黎明的全部小说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全本小说网移动版 -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