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小说网 >> 屠户家的小娘子 >> 第五十六章 开窍不开窍

第五十六章 开窍不开窍

显德二十二年秋,吐蕃再次挟重兵向着大周边境而来,皇长子武琛带十万定边军迎敌,给了吐蕃军迎头重创,边境战事频繁,留在定边军营的尚美人被皇长子殿下派人送到了南华县,一起来的还有她的贴身丫环以及云姨娘。

前来送人的是崔六郎,他面相瞧着比崔五郎凶,一路之上尚美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将人送进听风院之后,他与许清嘉交待了一番,只道让许夫人好生抚养武小贝,旁的都不用理。另有一句话转告许清嘉,“本王瞧着许夫人有胆有识,小贝交到许县令夫妇手上,本王很是放心!”

许清嘉琢磨一番,意思大概是武小贝既然交到他们夫妇手上,便是让他们好生抚养,至于旁的人——例如尚美人,只是因为战争频繁,带着女眷在营中是拖累,这才将她送了过来。

胡娇得知尚美人带着丫环媳妇子住进了听风院的抱厦,便嘱咐灶上婆子做了饭送过去,反正皇长子殿下的伙食费从来不曾短缺过,多两口人也没什么。至于她自己,是没功夫去陪尚美人的,如今家里俩熊子都够她忙的了。

边境战火迭起,身为县令,许清嘉也忙了起来,他要组织民丁巡防,又有高正钱章协助,省得宵小趁乱生事。又要核算官仓粮草,万一上面有令,就近向大军调集粮草,到时候恐不方便。

胡娇除了要照顾俩孩子,还要盯着灶上将许清嘉的三餐都准备好,中午都让丫头送到前衙去。许清嘉每天很晚才回来,天麻亮就起身走了,忙的脚不沾地。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之下,尚美人让丫环传说,要将武小贝抱过去,“我家美人说了,可怜小郡王的娘没了,她与小郡王的娘当初情同姐妹,如今她拿小郡王当儿子待,还请许夫人将小郡王交给美人来抚养。”

此事许清嘉早嘱咐过她了,武小贝就算是送到王府去,那也是要交给王妃抚养的,跟尚美人没关系。况且宁王殿下将小贝交给他们抚养,自然是信任他们夫妇俩。至于这位尚美人,当初送小贝的时候就没让她跟着过来照顾,可见宁王殿下也没觉得她是值得信重的,她若生事一概别理。

经过了上次许清嘉向宁王殿下求情,猴戏一事揭过不提之后,胡娇总算向着学霸老公折服,觉得他好多时候的想法都没错,又有宁王殿下的指示,自然谨遵。

“姑娘先回去,待我给小郡王收拾收拾就过去。”这俩熊孩子这会在吃米糊,一人拿个小勺子,脖子里围着个口水巾子,起先小肚子饿,吃的还算认真,吃到一半饿劲儿缓过去了,就拿着勺子往对方脸上糊,哥俩都糊了一脸的米糊,还糊的特别开心,咧着小嘴傻乐,露出前排整齐的小白牙来。

传话的丫头看看这哥俩的邋遢样儿,也觉得直接拎回去有些不堪入目,徒惹美人不喜,索性先回去了,等着胡娇将武小贝送到听风院去。

胡娇让乳娘跟丫环将俩孩子洗涮干净了,自己收拾了一番就只身前往听风院了。

听风院门口,派出去等着的云姨娘没想到时隔四年之后,自己还有机会能够踏进南华县衙的后院。不过四年时间,园子里花木扶蔬,一切似乎都有变化,又似乎没有。她还记得胡娇第一次受邀来南华县后院,穿着寒酸,她自己站在大妇身后立规矩,心中颇为不喜她的村气。没想到这四年里,她却成了这南华县衙的女主子,而自己沦落至此。

若不是她千求万求,这两年小心翼翼侍奉尚美人,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才能在大战之时跟着尚美人前来南华县,说不定此次大战就被抓去筑工事,成了炮灰。

胡娇来的时候,云姨娘正在感伤自身。她眼力不错,一下便认出了眼前的妇人。

“云姨娘好。”当初在这后院听过这位在背地里对他们夫妇的一席评价,胡娇记忆犹新。只是万没想到她如今跟着尚美人了,心下不由很是佩服她的能屈能伸。

云姨娘淡淡瞥了眼她身后:“小郡王呢?夫人没将小郡王带过来,恐尚美人处不好交待。”

“小郡王的事情,我只需要向王爷交待,何需劳烦尚美人?”

云姨娘其实心中也明白,宁王殿下在女色上头淡薄,相比与妇人在帏帐内厮混,他更喜欢在军中与士兵操练。起先幸了王美人与尚美人,大约是为着子嗣计。后来王美人生下了儿子,尚美人久无音讯,他便极少踏足尚美人帐内。偶尔大概需要出火了,便来尚美人帐内一趟,都是事后即走,连句甜话儿也没有。

好几次尚美人挑起了话头,他都只是漠然的一眼扫过去,吓的尚美人连话头也打住,不也再多嘴,唯有在承宠之时,极力迎合,却也并没博得宁王殿下的欢心。

云姨娘算是会讨男人欢心的了,背地里不知给尚美人支了多少招,可惜……没有一招能成功的。

算是尚美人倒霉,遇上的是长年掌兵的宁王殿下,杀伐果决,智计过人,又是在深宫里长大,什么争宠的花样没见过?当真是钢浇铁铸的硬汉一名,全然不为所动。

时间久了,尚美人也泄了气。

此次被送往南华县避战,尚美人的心眼又活络了,顿时想到,假如她将小郡王从县令夫人手里要过来,养在自己膝下,等到宁王殿下打完了仗回来,快则一年慢则两三年,看到她们母子亲密,恐怕也会高兴。万一高兴之下让自己养着小郡五那就更好了。

说到底她膝下无子,宁王的宠爱没办法倚仗,只能想办法为自己谋划了。

尚美人千算万算,没想到县令夫人是个硬骨头。

胡娇只身进去,与尚美人打了个招呼,便坐了下来。她身上有诰封,尚美人却只是被今上赐给宁王殿下的侍妾,至今没有什么封号,若放在一般家里,就是家长塞给儿子的通房丫头,只不过这通房丫头出身不错。

原本这通房丫头生了儿子就能被抬个姨娘——生了儿子已经过世的王美人也得了个侧妃的封号——可惜尚美人肚子不争气,至今还是通房丫头一名。只不过是宁王殿下的通房丫头,比之寻常人家的通房丫头略微得脸些罢了。

尚美人见她只身一人,心中有几分不悦,便道:“小郡王寄养在府上,我也是他生下来之后只瞧了一眼,至今也不曾见过。”又拿帕子拭了拭眼角:“当初我与小郡王的亲娘一同侍奉殿下,没想到后来她却撇下这可怜的孩子走了,我这心里时时记挂着小郡王,今日既然来了,夫人就将小郡王送了过来给我抚养,也算是全了我们一场姐妹情。”

胡娇心里对她们的“姐妹情深”叹为观止,不免疑惑:王美人与尚美人不应该是情敌关系吗?她自己鲜少作伪,要在脑子里转一圈才想到,原来尚美人这是在演戏啊!

不过她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只硬梆梆一句话:“殿下将小郡王送到我们夫妇手里,只嘱咐我们养好小郡王,没留下话说让我们交给旁的人抚养。”

尚美人:……

这妇人她到底开窍不开窍啊?

她是宁王殿下的人,而这位县令夫人却是外人,无论如何,小郡王是宁王府上的长子,自然该交给宁王府上的妇人抚养,与她有什么相干?

不过如今孩子在胡娇手里,她也觉得如果非要硬拼,就凭她与丫环还有云姨娘,自然是拼不过的。这院子里可全是许县令的人,那就只有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

“许夫人,你也知道殿下事忙,哪里记得这等小事。他让人送了我过来,自然是让我来照顾小郡王的。没得我闲着,却让许夫人操劳小郡王的事情,这也说不过去是不是?”

“等殿下来了,他要将孩子交给谁抚养,我必亲自抱了小郡王交过来。”言下之意是,没有宁王亲口吩咐,这事儿美人您就歇歇吧!

尚美人气的脸都红了,嗒的一声将茶碗重重放在几上,“许夫人难道还想不明白?这种事情还需要殿下亲口吩咐?殿下的意思再明白没有了,你又为何在这里与我为难?”真是不可理喻。

胡娇就跟没瞧见她的怒气一般,依旧平平静静道:“如果是要小郡王这事,尚美人还是消消气,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小郡王交给美人抚养的。美人还是省省力气好好将养身子,待得宁王殿下打了胜仗之后,回来与殿下好好生个自己的孩儿抚养。”

等县令夫人走了之后,尚美人将听风院抱厦里的瓷器摆设通通砸了一遍,一张秀丽的面孔都扭曲了,“不知好歹的东西,走着瞧!”总有让她知道厉害的一天!

胡娇应付完了尚美人,回后院之后,直接将两处相连的门锁了起来,下定决心最近都不带孩子们去县学花园子玩了,省得碰上尚美人厌烦。腊月见她神色不好,便将俩孩子塞给她玩,胡娇带着俩孩子玩了好大一会,这才高兴了起来。

她就是个当差的,莫名其妙得了这么个差使,推又推不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原本也说不上好坏,可是若是搀和进皇长子后院的事情,那就非她所愿了。

自那日之后,县学与县衙后院相连的门就牢牢锁着。云姨娘去看了好多次都没开,亲自跑到县衙后院门口求见,得到的消息都是:“夫人带着俩小郎君逛街去了……。”又或:“夫人带着俩小郎君去县尉家里玩了……。”

县尉云姨娘也认识,当初可没少通过仆人往她院里送东西。县尉夫人就更不用说了,以前看到她都要巴结的妇人,只怕如今在街上碰见了,高娘子也未必肯与她打个招呼。

她站在县衙后院门口,踌躇不已,回去没请到许夫人,定然要被尚美人骂,可是不回去复命也不行。

云姨娘犯了难。

高正家里,许小宝与武小贝俩人围着高正的嫡子,一岁多的高烈围观,议论他们的小时候。

看到高烈吐泡泡,会说,“我们小时候也吐泡泡?”

胡娇点点头,“一天口水巾子都要换好几条呢。”不用怀疑了。

这俩小货露出失望的表情,也不知是对高烈失望还是对自己的小时候失望。看到高烈尿裤子了,许小宝换了种问法:“小贝小时候也尿裤子?”

胡娇肚里闷笑,这孩子居然会使坏了,不问自己只问小贝。

“你跟小贝小时候爱喝水,尿裤子是常有的事儿,一天要换好几回呢。”

许小宝面上一红,小心思被他娘揭穿,又被武小贝嘲笑:“哥哥也尿裤子呢,哥哥也尿!”一把掌拍在武小贝脑门儿上,力度不大,但是总归带着几分气急败坏:“你才尿!”

许小宝已经两岁多快三岁了,武小贝也已经两岁半了,这俩小货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如今说话无比的溜,看着高烈种种笨拙的行为鄙视不已,惹的胡娇与高娘子笑的肚子疼。

他们才多大啊,居然已经开始想当年了?!

看到高烈摇摇摆摆的走路,跟只小鸭子似的,这俩小货互看一眼,怀疑:“我们小时候也这么笨不会走路?”

高烈走路晚,许小宝与武小贝都走路早,不过也不能否认他们曾经有过摇摇摆摆的鸭子步,胡娇点点头,俩小货失望的意喻言表,似乎觉得今日来高伯伯家是个错误的选择,早知道就去街市上玩了,谁愿意自己的黑历史被掀出来呢?

就是小孩子也不行!

玩笑了一会,高家丫环端来了灶上新出炉的莲子糕与金丝蜜枣糕,三个小孩子都扑向了吃的,由丫环与奶娘照料着,胡娇才有空与高娘子坐在一起聊会儿。

“夫人就这样一走了之?”高娘子惊讶道。

胡娇只是讲起战事频繁,尚美人被宁王派人送到了县衙,如今住在听风院里,日日要见她,她不耐烦见便带着孩子们避了出来。

“不一走了之难道要我凑上前去侍候?就算是宁王妃来了,也没有我日日凑上去侍候的道理。恐怕我还没王妃身边的丫环懂规矩呢。”去了知州府里一趟,这是给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大户人家的规矩多如牛毛,恐怕细节章程是她闻所未闻的,她从小在市井生活惯了,就喜欢无拘无束的过,哪里奈烦被规矩束缚?

“这个……夫人总归要照顾着些,免得尚美人回头在宁王殿下耳边吹风,说你怠慢了她。”

胡娇心道,尚美人哪里是她凑上去巴结就能打开心结的?如果不将武小贝送到她怀里,哪里就能轻易饶人?

不过她也不是任人搓扁捏圆的主儿,只是此事不好跟高娘子讲。她转头去瞧武小贝,见他吃的一嘴的点心渣子,旁边小寒拿着帕子要擦,却被他推开了,赶着跟许小宝抢点心吃。

高烈年纪更小,自然抢不过这两个,吃的速度又慢,眼瞧着盘子里的点心越来越少,心里着急便哭了起来,指着许小宝与武小贝泪眼朦胧的控诉:“娘……。”土匪抢我的点心吃。

许小宝明明知道烈哥儿的意思,却故意歪曲,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跟烈哥儿解释:“乖,我不是你娘,你娘在那儿呢!”说完一口将手里的金丝蜜枣糕吞了,小胖手又伸向了盘子里最后一块枣糕。

武小贝不落人后,假模假式摸摸烈哥儿的小脑袋,只摸到一手细绒毛,觉得手感真不错,又多摸了两下:“乖,不想吃点心想找娘就去找吧,我跟哥哥替你把点心吃了。”

弄的烈哥儿一脑袋点心渣子。

胡娇:……

带着这俩熊孩子出门丢人,似乎已经成了定律。

她朝着许小宝与武小贝喊了一声,又不好意思的朝高娘子赔礼:“高姐姐你瞧,我家这俩小子……他们在家就淘的不行,哪知道出来了更坏。真是不好意思!”

胡娇亲自过去从这俩小货手里把最后两块点心拯救了出来,塞到烈哥儿手里,又拿帕子替烈哥儿把头发上的点心渣子给收拾了,抱了他在怀里过去坐,看着这孩子挂着两泡眼泪啃点心,自己家的俩熊孩子露出幽怨的“你不是我娘”的眼神,假装不曾瞧见。

高烈是高娘子成亲十几年才得的宝贝,一向疼的跟眼珠子似的,不比许小宝跟武小贝耐摔打,胡娇的教育方式又异于常人,这孩子的胆子便有几分小。

他走路晚也是因为一直被大人抱在怀里,不是乳娘丫环就是高娘子,自打出生双脚就没落过地,这都一岁多快两岁了,才走的摇摇摆摆。还是高正看不过妻子如此宠孩子,跟高娘子吵了一架,勒令必须让高烈下地,哪怕爬也要爬会,高烈练了三四个月,这才会走。

高正是见过县衙里那俩淘小子的。

许小宝与武小贝淘起来无法无天,有时候县令大人在前衙办公,他们趁着胡娇去做事,便一溜烟的往前衙跑。堂下立着的差役以及胥吏看到从后堂冒出来的小脑袋,都瞅了过去。

这俩孩子也不怕生,蹭啊蹭的就蹭到了许清嘉身边,一边一个扯扯他的衣襟,许清嘉一低头,便对上两张笑的花朵一般巴结讨好的小脸蛋,哪里生得起气来?

钱章上前去一边一个拉开,“大人在忙,不如我带哥儿们去买好吃的?”

等到胡娇发现这俩小子不见了,找来找去,他俩已经在前衙闹腾过一会子,提着不少吃的玩的回后堂去了。

反观自家的儿子,长于妇人之怀,自小畏畏缩缩,声气大点都要吓哭了,一岁快半了都不会走路,高正总觉得是高娘子教育有误,好几次提起让高娘子跟县令夫人多多学习教养孩子的方法。

高娘子对县令家两淘小子也是常见的,不比不知道,一比之下就可看出自家孩子的孱弱。若是往常她早心疼死了,可是与高正吵过几架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高正说的话有道理。

“男孩子若是一味娇养,只知哭哭啼啼,将来我高家的产业托付给谁去?”

因此今日哪怕看着孩子抢不到点心,她也忍了又忍坐在那里。见胡娇出手,便笑道:“夫人有所不知,我家郎君老怪我宠坏了孩子,怕这孩子将来担不起府中重责,要我多跟夫人学学,免得惯坏了孩子。他抢不到点心,多哭几次之后就长记性了。”

胡娇哄乖了烈哥儿,将他放下地来,以指点着许小宝与武小贝:“你俩就淘吧!”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俩孩子其实并不怕她,不过还算知礼,平日胡娇与他们讲道理倒也肯听,这会儿都从凳子上下来,跑到高烈面前哄他:“小弟弟,我们再也不欺负你了,你别哭了啊!”一边一个拉了高烈的手就要出去玩。

点心也吃完了,还喝了果子水,正该出去玩一玩了。

小孩子就喜欢跟比自己大点的孩子玩,高烈吃到了点心,又有俩小哥哥一边一个牵着他的手,含着泪水又笑了起来,乖乖任他们牵着出门去玩,身后丫环婆子忽啦啦跟了好几个。

高娘子往日教养高烈,其实极舍不得孩子哭,孩子哭一声便要心疼半日。今日见高烈哭了一会又含着泪花笑了,似乎比之往日要活泛许多,跟着许小宝与武小贝,都没回头找娘,更为高兴:“还是要让烈哥儿与小宝小贝一起玩一玩。瞧他的胆子都大了许多呢。”

高烈往日是一步不错的要跟着高娘子的,哪怕乳娘抱着也必是在高娘子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娘这孩子就要哭闹。

这日下午,三个孩子在高正家花园子里玩的十分开心,走的时候高烈依依不舍的扯着俩小哥哥的袖子不肯放手,比平日对高娘子的态度还要依恋。

高娘子真是又吃味又开怀。

喜欢屠户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www.qbxsw.com)屠户家的小娘子全本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屠户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 屠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 - 屠户家的小娘子txt下载 - 蓝艾草的全部小说 - 屠户家的小娘子 全本小说网

猜你喜欢: 温柔的野兽[综]逆袭悲剧人生穿书之女配修仙纪奸臣之妹成精的妖怪不许报案!攻略那个渣[快穿]随身空间:异能娇妻太惹火带着农场玩穿越前女友黑化日常穿越女配修仙指南极品婆婆再入侯门[红楼]活该你倒霉!诛仙启·缘gl铁匠家的小娇娘[快穿]炮灰任务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快穿]别说话,爱我理科女在修仙极品男神[快穿]炮灰修仙记事顷洛惊华神医弃女医路风华反派都是我前男友[剑三]重生之君后万安
完本推荐: 末世重生之空间在手全文阅读嫡女锋芒之一品佞妃全文阅读奸妃成长手册全文阅读他总是喜欢我全文阅读少年风流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多娇全文阅读修真世界全文阅读腹黑丞相的宠妻全文阅读媚宠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宠妻荣华全文阅读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全文阅读网游大相师全文阅读家有蛇夫好纳凉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尘缘全文阅读[综影视]女人,你哪里逃全文阅读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校园做学霸帝妃临天武道霸主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无敌升级王大道朝天偷爱我的超级庄园收集末日网游之洪荒战纪灵剑尊超级保安在都市时空之头号玩家我夺舍了太阳神超品命师仙师无敌带着农场混异界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庆荣华诡三国疯狂农民工万古神帝诸天一页无垠万古最强宗众神世界重生都市仙尊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快穿之极品大丫鬟超神制卡师

屠户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屠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屠户家的小娘子txt下载手机版 - 蓝艾草的全部小说 - 屠户家的小娘子 全本小说网移动版 -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