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小说网 >> 探虚陵现代篇 >> 何人

第六百零六章——何人

“没呢。”阿槑现在果然还没睡, 正拿着新手机忙着冲浪,几乎是秒回:“这个时间点你怎么也没睡?找我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现在这个时间,她总觉得师清漪找她总不会是为了闲聊, 肯定有要紧事才对。

“我睡不着。”师清漪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身子媚懒地斜着, 倚靠在洛神背上,打字回复:“既然你没睡,我能不能请你帮我搭建个梦场?”

洛神一双大长腿撑着自行车,在前面坐得稳稳当当,任由师清漪将自己当成一个软垫。

阿槑一看师清漪的消息, 顿时来了精神,浪也不冲了, 直接向师清漪发起了视频聊天邀请。师清漪吓了一跳, 她现在正坐在自行车后座,一旦进行视频聊天, 万一没控制好镜头角度, 就会被阿槑看出来,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 就怕镜头不小心掠到洛神那边,阿槑就会发现她们两坐在自行车上。

师清漪暂时没点通过,她有心要逗洛神:“阿槑想跟我视频聊天,我接不接?”

“不可。”洛神立刻道。

师清漪暗笑。

洛神声音微冷, 又有几分掩藏的局促:“阿槑藏不住话,若是将此事说出去,被霖婞知晓, 她便会晓得自行车的存在。”

她们一直把自行车和背筐藏在后院, 用杂物和塑料布等盖着, 至今雨霖婞都不知道。

“你反正就是怕被雨霖婞知道你上次背着背筐,像个小媳妇一样坐在我自行车后座抱着我?”师清漪故意说。

洛神:“……”

师清漪笑起来。

“你坐前面,过来。”洛神下了自行车,伸手帮师清漪扶稳。

“怎么?”师清漪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想要换位置。

洛神觑着她,面无表情道:“我在后头,以便能似小媳妇一般坐在后座抱着你。”

声音甚至还有几分幽然。

师清漪:“……”

她这下笑得不行,更感觉到洛神这句反话里的小情绪。但就算是反话,她也欣赏领受,自己下了车走过去,坐在前面,洛神也顺着她的意思,换到了后座。

师清漪一手扶着自行车车把,另一手点掉了阿槑的视频聊天邀请,打字道:“我现在不方便和你视频聊天。”

阿槑回复:“那语音聊天也不行?这么大一件事,打字怎么能过瘾呢,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来着,咱们语音吧。”

语音不会暴露自己的所在,师清漪同意了,接听了阿槑的语音邀请。

洛神伸出手,轻轻环住了师清漪的腰肢,并像是之前师清漪那样,将脸贴在师清漪的后背。

师清漪的背感觉到她的相贴,心怦然一跳。夜色寂静,她恍惚能听到树叶轻盈落地的声音,更有她跃动的心跳一下一下踩踏鼓点。

洛神的身子安静地依着她。

两人的影也投照在灯笼光芒铺开的地上,融在一处。

而阿槑在手机里说话了,在此刻的对比中就显得那么喧闹:“早答应了会给你们搭建春梦场,结果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非要等到今天!可把我给等死了!还好你们终于开窍来找我了!”

她的声音这么激动,难怪非要视频或者语音通话,不然文字怎么能表达出来。

师清漪上一秒还沉浸在洛神那寂静温柔的后抱中,这一秒听到阿槑的话,顿时懵了:“……”

洛神也听见了阿槑的声音,身子蓦地紧绷,抱着师清漪的双手更是倏然收紧。

“不不不,你弄错了。”师清漪本来今天睡前就心猿意马,好不容易才把那难以言说的念头压下去,这下听见春梦场三个字,又燥上来了,连忙否认:“我没有说什么……春梦场。我只是说让你给我搭个梦场,你这耳朵是听到哪里去了?”

阿槑疑惑起来:“是你自己说你睡不着,找我搭梦场来着。就这个时间点,还又睡不着,除了想搭个春梦场进去以外,还能有什么?这不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刻?”

师清漪:“……”

“你别瞎想。”师清漪勉强压下那股子燥热,不和阿槑多掰扯,开门见山说:“我只是让你给洛神搭建一个她十二岁时的梦场,然后我以梦客的身份进去,至于具体是哪一段时间,洛神知道,你们合作搭建的时候就明白了。”

阿槑有些好奇:“为什么是搭她小时候的梦场啊?”

师清漪说:“她想她家人了,想见她们。”

阿槑这才明白过来,说:“这是小事,很简单,现在就能搭。”

师清漪又补充:“搭建好了以后,不要唤醒洛神,让她保持没有觉醒的状态。后面时机到了,我自己唤醒她。”

十二岁的小洛神,当然要没有觉醒的时候才好逗。不然一进去就觉醒,洛神十二岁的身子,却藏着个老妖精的黑心肝,她进去了还不是又得被洛神拿捏,她想看洛神小时候的那种最自然的状态,也将看不到了。

所以在梦场里,洛神必须要不能觉醒才行。师清漪寻思着得把梦核带上,必要的时候还得点燃梦核,毕竟洛神太聪明了,潜意识里会很容易看穿梦场的不对劲,导致觉醒。

洛神自然知道师清漪在打什么小算盘,没有吭声,手却轻轻在师清漪腰上捏了下,似在嗔怪她。

师清漪顿时哆嗦了下,腰身发麻。

阿槑天生缺陷,本来就有点脑子不太好,哪里能懂得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只是觉得奇怪:“不是想见她家人吗?当然要一开始觉醒,带着如今清醒的认知去见他们,为什么要后面才唤醒?”

“……你不用问这么多。”师清漪笑盈盈着说:“照办就行。”

阿槑却说:“我懂了,你是不是要欺负小时候的她?如果不觉醒,她就只有十二岁,是个小朋友哎,而你是梦客,就是以现在的旁观状态进去,你比她大那么多。”

“我没有,别胡说。”师清漪打了个磕巴,忙说:“我就是个旁观者,想看看那时候的她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当然要不能觉醒才能看出来。”

“好吧。”阿槑信了她的话:“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搭建?我现在就下来?”

“你再等等,我先和她商量一下,待会给你打电话。”

阿槑挂掉了语音通话,后院骤然又寂静了。

师清漪感觉到洛神的手在扯自己的衣服,忙回头看去。

洛神瞬也不瞬地望着她,眼睫却微微垂着,低声道:“你是要欺负我?”

师清漪被她这眼神看得心中微颤,差点没把持住,一双红眸盯着洛神看了好半晌,才说:“你以前说起你小时候的故事,我就在想,小时候的你真可爱,要是我能亲眼看到就好了,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过阿槑的到来让这个想法能变成现实,就算是虚无的梦场,到底也能体验一番,我很想看看你小时候,也想看看你的阿姐,你的娘亲,你心里记挂着的那些家人。”

洛神没有吭声,凝望她。

“你的家人,当然就是我的家人。”师清漪说:“你想见她们,我当然也会想。”

洛神还是没有开口,看上去并没有答允。

师清漪心想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居然还不松口,决定豁出去了,祭出杀手锏,软声说:“我和你换。你到我的梦场里,去看我小时候,我到你的梦场里,去看你小时候,这总可以了吧?”

洛神微怔。

“你不想看看我小时候么?”师清漪的眸中有温柔星辰:“虽然你早就看过了。但还有许多许多的生活,是你没看过的。有些我以前跟你说过,但言语总比不过眼见为实,我想让你见一见。”

洛神薄唇微微翕动了下。

师清漪居然会用这个方式来换她的答允。

“而且,我更想让你见见我的娘亲师锦念。”师清漪笑着说:“她是很温柔的人,但她去得早,你没有机会拜见她。她也是你娘亲,你不想拜见么?”

“是该拜见。”洛神轻声道。

她看着师清漪,又道:“可你还有一位娘亲。”

师清漪料到了洛神会这么说,眸光顿时黯然下来:“我也好想她,想见她。可是我想给你看到的我小时候的生活,希望是开心快活的,我想让你看我那时候过得有多好,而在我娘亲流韶面前,我过得最快乐的时光,是和我娘亲,还有我爹爹一起度过的。”

洛神面色微有些凝住。

师清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窒息了起来,她本不想提起,但她想如实告诉洛神自己的原因:“我知道……你不方便见爹爹。”

这是洛神心中的一根刺,洛神背负着自责与愧疚,一直走到如今,都没有取出来。

在梦场里的时候,兆珏在兆唁的控制下,说出苍擘的事情,当时师清漪看见洛神那副模样,心中也是如遭针扎,只恨不得用尽自己的温柔去哄好她。

沉默了许久之后,洛神道:“我方便。”

师清漪愣了愣。

“我要去拜见你爹爹。”洛神声音隐有几分颤:“我应如此。”

“……你不要勉强自己。”师清漪心里舍不得,如果洛神真的和她爹爹见面了,这对洛神而言该是怎么样的心理折磨。

洛神心中的愧疚会发酵到最深的程度。

“不勉强。”洛神似乎有些释然,笑容也有了些许苦涩:“此乃我要面对之事。”

师清漪还是摇了摇头。

“清漪。”洛神伸手攥住她的手,眸光坚定:“给我一个拜见他的机会。”

师清漪心中五味杂陈。

她当然希望洛神能见她的家人,可曾经的伤口依然横亘其中,纵然时光再漫长,也没有将其消磨。

不过洛神都已经这么说了,这说明洛神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洛神见完这一面,心中能够好过一些,师清漪又怎么舍得不答应。

过了一会,师清漪点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会搭两个我小时候的梦场,你到时候以梦客的身份进去了,就知道了。”

洛神道:“好,先搭你的。但你也不可那般快觉醒。”

“这么说你同意让我去见十二岁的你了?”师清漪眼中狡黠:“果然还是要跟你换,你这个黑心肝才会答应。”

“嗯。”洛神颔首:“你也可以使用梦核,让我晚些觉醒。”

“那说好了,都可以使用梦核,以示公平。”师清漪说:“我不觉醒也没事,反正你又不会欺负我,你以前可疼我了。”

“是么?”洛神瞥她一眼。

师清漪只是看着她笑。

洛神话锋一转:“你不可欺负我。”

师清漪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如果她的狐狸尾巴能被看见,只怕现在摇得欢:“我怎么可能会欺负你呢?你小时候那么可爱,我疼都来不及。”

洛神绷着脸:“我年少时,并不可爱。”

“可不可爱,可不是你自己说了才算。”师清漪心情起伏,从自行车上下来,说:“事不宜迟,早点搭建吧,先搭我的。你是梦客,进去后没办法造幻影,我没觉醒,也不能帮你造,你得好好准备一下,看看要带些什么东西进去。”

洛神站起身来:“好。”

两人细细商量一阵,将自行车藏了起来,洛神这才回房去做准备。搭建梦场需要时间,师清漪打电话叫阿槑下来,就把地点定在后院,到时候以间隙锥在后院出入梦场,也方便回房子。

“可以开始了吗?”阿槑站在师清漪面前,兴奋地说:“如果可以,我就要来捧你的脸了。”

“可以。”师清漪越发觉得布梦人有趣。

虽然搭建的梦场是虚的,只是记忆里的小世界,但那种真实的体验感实在让她叹为观止。

阿槑伸手过来,双手捧着师清漪的脸颊:“你闭上眼,脑海里回忆你最想要展现的那段记忆,我就会以这段记忆与你合作搭建,放轻松,这都是潜意识里的。你的两个梦场,可以挨着搭建,归纳在一个空界中。”

师清漪明白就像是之前那四个梦场一样,放心地闭上眼。

她的脑海里似乎都放空了,让那时间的洪流一路倒退。

眼前仿佛万花筒旋转一般,掠过无数破碎的记忆片段,它们在海浪中起起伏伏,分开,又拼凑聚拢,同时有一股格外力量笼盖而来,将它们卷了起来。

师清漪恍恍惚惚,似置身于一片空白之中。

她在这空白世界中行走,一边走,一边远目看去。四周的一切似乎也缤纷起来,掠过去无数画面,之后以记忆为砖,潜意识为瓦,犹如画笔在这空白中一挥而就,变换出另外一个无比瑰丽离奇的世界。

她仿佛听到了竹林里枝叶飒飒作响。

更像是感觉到了风声擦过脸颊,那样真实。

“漪儿。到娘亲这里来。”

她听到了一个女人温柔呼唤她的声音。

之后她又像是走过了喧闹的市集,辗转来到一片花海。

花香正浓。

在那花海中站着一男一女,面目是朦胧的,之后逐渐清晰起来。

“瑾儿。你来下注,我现下与你爹爹打架,你赌谁赢?你若赌赢了,娘亲给你做点心吃。”

这个女人的声音仍是轻柔,话语里却带着纯粹与恣意。这万千世界,林林总总,鲜少有能入她眼的。

师清漪的眼眸越来越湿润。

记忆犹如浩浩深海,瞬间将她吞没了进去。

洛神在房间里收拾自己的背包,并把巨阙裹缠好,一并带上。

除此以外,她还带了不少银钱。现在的梦场场景都是古代,她身为梦客,总得有一些开销,但里面的人都不认现代的流通货币,正好她兑了些金条给濯川,濯川拿给鱼浅以后,这本就是在濯川面前做戏,鱼浅不好真的拿着,又要还回来,洛神只取回了一部分,剩下的依然还是放在鱼浅那里,说让她随便用。

洛神带了些许金条放在背包里,并将濯川每天还她的那些铜板和碎银也带在身上,手机,手表之类的准备也妥当了。

她盘算着估计要在梦场里待一段时间,就给房子里每个人都发了一条消息,还给夜也说了一声,解释她和师清漪的去处,细细交待清楚。不过其他人都睡了,看到消息也得明天早上了。

最后洛神换了一身衣服。

来村子之前,洛神收拾行李箱时就把她那套白衣也收拾了进去,现在她换上白衣,并将银色的发带束在脑后,在镜前仔细地将自己打理一番,这才背着包下楼。

阿槑在后院等她,递给她一把间隙锥,又把师清漪之前留下的手机拿给她:“这是她的手机,你帮她保管吧,我和她合作搭了两个梦场,她让你先走空界左边的那道门。”

“多谢。”洛神点点头:“我已发消息知会了他们,不必记挂。倘若房子里有事,你便告诉我,我与她会及时出来。”

“放心,交给我。”阿槑看不到脸,声音笑嘻嘻的:“不可以欺负小朋友,知道吗?她在梦场里不能和幻影共存,会自动取代她幻影的位置,虽然就是她本人,但看上去很小的,才八岁的模样。”

“我晓得。”洛神道。

毕竟,她见过。

阿槑叮嘱完毕,没再说什么,朝她摆摆手,上楼去了。

洛神站在后院中,用间隙锥划开一道口子,步入空界。

空界里现在有两道梦场的门,洛神依照师清漪的话,先进去了左边那道。

穿过一片白光,她置身于一片幽静的竹林之中,光凉凉地穿过竹叶间隙,洒落下来。

竹叶青翠,飒飒轻响。

风吹拂了洛神的白衣,这抹白影与竹林里那片青碧两相映衬,都是世间皎洁之色。

她环顾起了四周。

这片竹林对她而言是那么熟悉。

兜兜转转,跨越漫长光阴,她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洛神沿着林中小径,步履轻盈地往前走去。

道旁的景色与她当年记忆里的大体上是一致的,但也有一些不同,她当年在这竹林里与师清漪相见,那时候师清漪已是十七八岁的模样。而这个时候,师清漪还和师锦念生活在一起,时间相隔了十年,竹林里的景致排布还是会有些许变化,只是变化不大。

眼前景致变换,直到洛神走到一处带院落的房屋前。

一名模样娇美温婉的女子正坐在石桌旁,手中剥着豆壳,而她边上还带了个小女孩。那小女孩的背影看上去不过七八岁,个子更是矮小,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时,两条腿还悬空着,在那一晃一晃的。

小女孩也在帮那女子剥豆壳,但她似乎并不太习惯这种,剥了好一阵,才剥了一个出来,里头的豆子咕噜噜滚在桌上。

“娘亲,我剥坏了。”小女孩声音软软糯糯的,低低道了声,还把剥坏了的豆壳拿给女子看。

洛神站在树丛后,眸中微动,安静地看着这一幕。

唇边隐隐泛了些笑意。

“无妨。”女子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漪儿慢慢剥,不着急。”

“主要是娘亲你在剥,我帮不上什么忙。”小女孩有些着急,却又无奈自己剥豆的手法跟不上,问道:“我们何时才能剥完,做豆子饭吃呢?”

“那得怪昆仑不出来剥。”女子眨了眨眼:“你去唤她过来剥豆子。”

小女孩跳下石凳,跑到门口,往里喊道:“昆仑,娘亲唤你过来剥豆子!”

她在那女子面前十分乖巧,但唤昆仑时,却有种藏匿其中的狡黠,声音亦有些高,似乎是在故意吵里面的人。

“昆仑。”见没有回应,小女孩又道:“昆仑,你出来。你不出来剥,我们没有豆子饭吃。”

不多时,一个身量高挑的女子走出来,她长着一副好皮相,但面色过于严肃,站在小女孩面前,似有不耐地睥睨道:“嚷什么。”

小女孩一双眼睛滴溜溜打量着她,看了女子一眼,这回声音有些怯怯的:“剥……豆子。”

被她唤做昆仑的女子似乎对她非常不满意,与她置气一样冷哼一声:“你小小人儿,是晚辈,怎敢直呼我名。”

小女孩仰头看着她,似乎有些懵懂,道:“娘亲唤你昆仑,我才跟着唤的。”

昆仑道:“你好大的胆子,如此越矩,不知礼数。”

“娘亲。”小女孩忙向女子走去。

剥豆的女子柔声道:“漪儿,你往后唤她昆仑,她不敢不答应的。”

言罢,笑眯眯地看着昆仑:“对罢?”

“念儿,你……”昆仑蓦地被那剥豆女子的笑意噎住,似乎有些怵她,没有再说什么。

那小女孩听了,就看着昆仑,道:“昆仑。”

昆仑不耐烦:“又做什么?”

小女孩又道:“昆仑。”

昆仑:“……”

小女孩眸光澄澈,再度道:“昆仑。”

昆仑额边差点浮现青筋:“你竟然作弄我。”

“什么是作弄?”小女孩面容带着稚气,看上去十分无辜:“娘亲说我唤你昆仑,你不敢不应的,我只是想试一下。但你并未答应,可想你不听娘亲的话。”

“是不听话。”剥豆女子笑看昆仑。

昆仑:“……”

小女孩又唤道:“昆仑。”

昆仑似没有办法,这回只好应道:“嗯。”

小女孩这才满意了,坐回石凳上。她五感似乎十分敏锐,察觉到什么,目光往树丛望去。

树丛后的洛神与她四目相接。

小女孩跳下石凳,往前走了两步。

她一双眸子水汪汪的,睫毛又轻又软,整个人剔透得如一个雪做的娃娃,精致好看。

洛神隔着层叠树丛,垂眸望着她。

仿佛时光漫溯,有风擦着这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掠过去。

那女孩歪了歪头,仔细打量洛神。

过了一会,她唇边浅浅梨涡隐约浮现,眸中似有星辰垂落,笑道:“你是何人?”

洛神安静地望着她,道:“我只是途径此处,叨扰了。”

※※※※※※※※※※※※※※※※※※※※

关于昆仑,师锦念,和小师师在蜀地的相处,我在古代篇第六卷里有提到,尤其是古代第287章的僭越,将她们相处时的性格都展现了。师师小的时候,那时师锦念还在,她起初在师锦念面前非常乖,但是在昆仑面前却非常天然黑,经常气得昆仑半死,昆仑嫉妒师锦念把所有的疼爱给了小师师,冷落了自己,也时常找小师师的茬,这点我在古代篇第六卷都有提到。但是后来师锦念去世,只有小师师和昆仑相依为命,遭逢巨变,两人感情才越发深厚。

大家注意这个时间段的变化。

小师师~抱住啵啵啵啵啵!!!!!!!!!

多多打分留言,灌溉营养液,不知道评论什么的话,还是给你们想好,请选择2分,然后打上“已阅,谢谢”,或者“不是何人,是先生。”

喜欢探虚陵现代篇请大家收藏:(www.qbxsw.com)探虚陵现代篇全本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 - 君sola的全部小说 - 探虚陵现代篇 全本小说网

猜你喜欢: 婚宠之枭妻霸爱六零之公派丈夫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睡够了吗粑粑十七岁gl当女配拿了男主剧本[穿书]真欢假爱破云2吞海秦爷怀里的娇妻是大佬当万人迷被迫穿到恐怖电影中七零年,有点甜影后重生:国民老公,不离婚!他的小仙女偷偷藏不住未来的我很惨重生之幸福人生命中偏爱只爱你的偏执狂我就是这么苏国家制造君生我已老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重生七〇小村女敢撩不敢当[快穿]原味三分甜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
完本推荐: 家长里短种田忙全文阅读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全文阅读与王爷为邻全文阅读逍遥修真少年全文阅读极品草根全文阅读农家一品女猎户全文阅读皇家宠媳全文阅读画满田园全文阅读永安调全文阅读空间之锦绣田园全文阅读绝地求生之我就是开挂了全文阅读第一庶女全文阅读娶一赠一,老婆别闹全文阅读锦书不负黎全文阅读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全文阅读末世之晨曦全文阅读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全文阅读十方神王全文阅读全娱乐圈颤抖全文阅读都市极品仙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大观园的日子来一场锦上添花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一刀倾情斗破之无上之境混在帝国当王爷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繁花陌路云倾我在原始煮巨兽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妖精的尾巴之光之心金刚不坏大寨主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皇后她是美人鱼龙娘餮仙传人在都市大明1551赛博英雄传医者无眠穹顶之上日月风华星际-长兄如父养崽崽[穿书]大魔王渴望种田绿茶女王[快穿]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想当皇帝的领主盖世欧少你惹怒我了港九枭雄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手机版 - 君sola的全部小说 - 探虚陵现代篇 全本小说网移动版 -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