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小说网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 第1632章 番外:爱情刚刚好!

第1632章 番外:爱情刚刚好!

言舒作为沐寒声的金牌秘书长,比任何一个秘书室的秘书都懂得怎么辅助老板工作,更明白生活和工作的区别,所以她在公司里只有一副面孔。

知性优雅,废话为零,一旦被她找去严肃谈话,那说明问题比较严重了。

公司里完全没有她的私人生活传言,也从来没见过她的男朋友。

“言秘书长那么好看,一直没男朋友?谁信?”

“……该不会她喜欢沐总?”

多少女人爱慕沐寒声,所以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这种猜测是最贴合实际的了。

“听说前两天她进总裁办待了好久,傅小姐来之后才出来,脸色很差呢,肯定是被抓了!”

公司里难得有时间让支援这样小心翼翼的议论。

古杨习惯背着手站在一旁等电梯,五官没什么表情。

迈步进电梯后按了闭合键。

“额……古先生!”女职员赶紧拦住,要赶着和他同一部电梯。

他面无表情,“等下一趟。”

女职员一愣,“我们快迟到了!”

“!”电梯门合上了,合上之前还见了里头的男人板着脸,继续悠然背上手。

知道他是沐总身边最得力的人,也不敢惹,但莫名其妙要独占电梯也太过分了吧?

古杨到了楼层,顺手按了几个楼,抵达一楼之前至少要停个七八次,这才迈步往总裁办公室走。

推门进去,言舒正和沐寒声说着话。

她每天都是职业精英打扮,一丝不苟,又别致的好看,估计是因为身材尤其适合穿这种制服,很有气质!

古杨进去之后安静的站在一旁,和以往一样刻板,职业特殊的缘故,不说话的时候和隐形人差不多。

别看同在沐寒声身边做事,她和他却没什么交集,就好比现在。

言舒说完之后只是礼节性的冲他点个头就带着文件出去了。

刚到门口,沐寒声叫住了她,道:“今天你提早一小时下班吧!”

微勾唇,“是该早点嫁出去!”

对此,言舒皱了一下眉,显然不乐意,但对着他永远都是保持距离的恭敬,“好。”

言舒走之后,沐寒声斜靠在办公桌角,看了古杨,“心情不好?”

古杨微蹙眉,一脸莫名。

沐寒声嘴角弯着,继续道:“言舒下午去相亲,你去不去?”

说罢,沐寒声走过去,又揶揄的点了点他的皮带,“女人和男人的眼光就是不一样,你这一根腰带上身,比过去三十几年都帅!”

腰带是言舒送给他的,所以每天都被揶揄。

古杨有些无奈,“不是找我谈正事么?”

沐寒声恍悟的挑了挑眉,确实和古杨谈事情了。

然后下班前一小时,沐寒声把一份文件给了古杨,“转交言舒,然后你可以走了,我晚上自己开车去接夜七吃饭!”

言舒的独立秘书室,和她的人一样干净整洁。

古杨敲门进去的时候,她刚好在涂口红。

可能是被他惊到了,手一歪,懊恼的转头看向他。

他的脚步也就在门口停了一下,扬了扬手里的文件,“沐先生让我转交给你。”

言舒没理他,拿起小镜子继续擦了再涂。

但古杨冷不丁的一句:“你涂这个颜色不好看。”

直白得跟他人设一样。

“啪!”言舒顺手放下口红,吁了一口气,转头看他,又努力挂起笑,“你可以出去了么?”

平时古杨就是个古板得毫无风趣的人,甚至不懂得难过和高兴似的,言舒现在的不悦就好似一点没影响到他。

他就笔直的站在门口,反而道:“我送你过去,正好有空。”

大概有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明明同在一个屋檐下、又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这会儿相处有点火药味?

他们的交集也是这几个月开始的。

最深的交集就是言舒松了一根腰带给古杨,然后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结果,女人主动了,换来的却是古杨比以前还严重的刻板。

最近他们俩在沐寒声面前的友好全是努力装出来的。

两人走的时候直接去车库。

古杨有自己的车,只是很少开,今天用上了。

上车之后,他不知从哪弄出一个精致的袋子,递到言舒面前,“还礼。”

里边是一支口红。

言舒不知道要怎么给表情了。

木头一样的男人,忽然给她买口红,又亲自送她去相亲呢,真是破天荒!

相亲的咖啡厅古杨是不会进去的。

“不用等了。”言舒下车的时候说。

但他一直等着。

等言舒出来的时候,是和那位男士一起,准备去共进晚餐。

古杨脚边积了一些烟头,看都他们过来,手里的那半只香烟捻灭在垃圾桶上,对着她:“上车吧。”

男子一脸诧异,古杨说:“我是她司机。”

“还有专门司机呢?”男子顿时目光亮了亮,以为她身份不一般。

言舒瞥了古杨一眼,上车了。

餐厅是男子选的,他们进去之后,古杨继续在外头等着。

言舒一共也没吃几口,结束之后男子笑着看补妆之后的她,“言小姐口红颜色很漂亮!”

她脸色反而不好了,只笑了笑,道:“你就不用送我了,司机还在。”

车上。

她安静优雅的坐着。

古杨倒是问了一句:“满意?”

她点头,“挺满意的,会试着交往。”

他没说话,只有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车速一路都没变过。

送她到了楼下,他也不上去。

言舒站在楼口看着他转身上车,然后开车走人,说不上哪来的气。

回到家,父亲言三儿笑着看她,“怎么样?”

她把包放下,径直进浴室。

“哎!”言三还想说什么,门已经关上了,估计又是黄了。

言舒洗澡花了很长时间,故意拖着不出来。

结果出来还是被父亲逮到了沙发上,“不是爸爸说你,这事得重视起来了,你都几岁了?总不能四十再生孩子吧?”

“你看我,高龄才有了你,现在你年轻,我就已经老了,以后你总不能跟我一样没法照顾孩子,是不是?”

言舒这才一句:“我不想嫁,更不想生。”

然后又忽然转头,“除非你把我妈找回来。”

言三脸一沉,“说了不提这个!”

她从来都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只知道当初生下她之后受不了父亲的职业性质,就跑了。

所以,言三现在不允许她找职业太特殊的另一半就是这个原因。

结果这一限制,言舒干脆就不找了。

以至于有人怀疑她心里只有沐寒声,也有人说她喜欢女人!

“要不,我把条件放宽一点?”言三笑笑的和她商量着。

言舒看了他一眼,“爸,我明天早起,今晚还有工作呢。”

然后不理他了,自己进屋,关门。

*

古杨坐在单身公寓沙发上,家里很干净,就是这会儿有一股烟味。

他一手搭在沙发沿,一手搭在腰带上。

特殊职业的人其实很少能像沐先生一样,要顾及的太多,确实不适合恋爱甚至成家。

许南跟他一样,也一直单着。

“叮!”微波炉提示他加热的东西好了。

他这才断了思绪,灭了烟走过去,简单的解决自己的晚餐加夜宵,晚上还要出去办事。

*

那几天言舒经常早退,每天也都打扮得很漂亮,古杨本来就忙,极少能遇到。

偏偏每次遇上,她肯定都是准备下班去约会的状态。

半个月不见,她站在电梯里,等他进去了才关门。

然后对着小镜子理了理,补了一下口红。

古杨下意识的蹙眉,她没用他送的那管口红。

到公司门口,看着她和过来接她的男人笑着拥抱,然后上车走人,他反而走不动了。

两小时之后,言舒从晚餐席间转头,看到了出现在不远处独自用餐的古杨。

她把视线收回来,自己的手却被对面的男人握住了。

言舒皱起眉,想收回去,又忍了,只礼貌的道:“不方便吃饭!”

结果男人换了一个手继续握着。

“没想到你会答应我!”男子“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晚上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在这之前,她可是指头尖儿都不让人碰的,没想到今天一处公司就给了个拥抱!

言舒勉强笑了一下,“我晚上还有些事要处理,改天吧?”

“晚上是休闲时间,哪能用来办公?”男子一脸心疼,“你现在可是有主的人了,不能再按照单身的轨迹生活。”

她只是笑了笑,懒得辩解。

离开餐厅的时候,她的确上了男人的车,从后视镜扫了一眼。

古杨的车就在后方。

“开快点。”她忽然道。

车子在路过一个酒店的时候,言舒又让他停了下来,道:“我老板在这儿应酬,我进去送个东西,你跟我进去?”

男子纳闷的皱了皱眉,还是答应了。

古杨的车停在不远处。

看着他们进了酒店,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这个阶段的男女去酒店干什么,他就算没谈过恋爱也知道的。

车子停了不到两分钟,他终于掉头,车子转眼消失在夜色里。

十几分钟后,言舒从卫生间出来,下车库,从侧门离开,给男子打了电话,“不好意思,老板临时布置任务,下次再约吧!”

就这么冠冕堂皇的给人放了鸽子,然后自己回家。

那晚之后,言舒去公司见不到古杨了。

偶尔有两次因为有事需要他接送给他打了电话,第一次没接。

第二次才开车接她,送她回家。

一路上,两个人一言不发。

车子在她家楼下停住之后,她咬了咬牙,忽然低头从包里找东西,然后给他递过去,顺势下车。

古杨在她进楼之后才打开小袋子,看到是他之前送的口红。

新的。

就这么还给他了。

没多想,忽然下车追进去。

“这位是?”古杨到她家门口,正好言三开门迎她。

其实言三认识古杨,也知道他做什么的,所以皱起眉,看古杨只盯着女儿,连招呼都不和他打,更不乐意了。

果然是个盛产木头疙瘩的职业。

言舒把门关上,隔绝了父亲的视线,这才看了古杨,“有事吗?”

古杨把口红递过去。

“我不收。”她语调倒也平和,“因为现在我有男朋友,他能送我,就不用别人的了,免得他误会。”

说罢,她又看了他腰上的皮带,不无认真,“你是不是也想还给我?”

她伸手,古杨想都没想的往后退了一步,没让她碰到腰带。

其实他知道她一直在生他的气,包括和别人交往。

言舒看了他一会儿,不给就算了,转身回屋,就把他晾那儿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那种口红袋子挂在她家门把上。

她还以为他会站一晚上呢!

那天去上班,照例看不到古杨,但是从沐寒声那儿听说了他在忙的事。

“相了两个了。”沐寒声看似随口的说着,“你说你和古杨怎么一个性子,相个亲比打磨钻石还慢。”

“他去相亲?”言舒皱起眉。

“不是说他这辈子都单着么?”

沐寒声挑眉,“我帮着安排的,否则他怕是真的完了!”

待到下班的时间,言舒就走了,走得有些急。

地址她是知道的,所以直接过去了。

但是从窗户里看到里边坐着的两个人时,脚步硬生生的停住了。

总不能这么莽撞的冲进去,她也不是那么鲁莽的人。

就一直在那个位置上停着,一直盯着他们相亲结束,就像他之前等着的一样。

然后又看着他和那个女孩去吃饭,她自己饿了一晚上。

古杨从餐厅出来准备送女孩走,依旧是礼貌的,就是闲的很木讷,完全不热情。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女孩子不太愿意,说是自己回去就好。

他也没坚持,“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就自己上车了。

开车走之前,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后边一排的停车位,看到一辆红色轿车时皱起眉。

顿了有四五秒,他这才忽然推门下去。

但是那辆车已经启动,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他只隐约看到了她的车牌号。

眉头更紧了。

晚上回去之后,他几次拿手机都没能播出去,烟倒是抽了好几支。

夜里十一点左右。

他的电话忽然震动起来,下一秒就被他接了。

接的太快,一时间反而不知道怎么应答。

倒是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

然后古杨又一次点烟的手腕抖了抖,动作停住,没能出声。

“我说我怀孕了。”言舒的声音,深夜从听筒传过来,很不真实,但又很清楚。

甚至听到她轻轻的哽咽,“对方不想负责……”

“你在哪?”古杨终于问了一句。

“家里。”她说。

之后古杨没再搭腔,言舒也不再说话。

确定电话挂了之后,古杨把手机放回桌面,然后继续把那支烟点了。

只是吸烟的动作变得很生涩,不断的皱眉,不断的弹烟灰,五官之间的情绪变了又变。

一小时之后。

言舒坐在沙发上,忽然听到了敲门上。

蓦地看了一眼手机,愣了有几秒,然后快速冲到门口。

古杨站在门口,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然后迈步进门。

坐了十几分钟,还是不说话。

等言舒给他倒水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背蹭得血肉模糊,惊了个一下。

拧眉,“你干什么去了?”

古杨淡淡的看了一眼手背,在她碰到之前把手收了过来。

也看了她,忽然道:“怀了就生,我负责。”

她倏地盯着他。

“你负责?”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反而满是愤怒,“你脑子进水了吗?你凭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来做这个冤大头?”

“你是觉得这样很高尚?”她从沙发起身。

“这样装高尚还不如当初就答应我,你现在站这儿跟我说负责是侮辱我还是可怜我?”

他不说话,她就越难受。

“你明明是鄙夷我,你对我这样的行为也感到不齿,所以只能用自残的方式平复你心理的情绪,却若无其事的过来说为我负责?”

古杨第一次见她脾气这么大,一点也没了平时的优雅知性。

但无所谓,他不介意。

她越是这样强烈的情绪,他反而越坚定。

目光定定的,眼神也定定的,依旧话不多,也依旧没什么温柔,但就一句话:“问问你爸,什么时候合适嫁娶,其他事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那两天言三不在家。

等他回来之后,就看到古杨坐在自己家客厅了。

“什么!”言三惊得瞪着他古杨,“你要娶言舒?”

“小伙子,你是不是没睡醒走错门了,啊?”言三气坏了,尤其女儿在一旁什么都不说的状态下。

关于她怀孕的事,眼熟没和父亲说,怕他太激动了揍她。

古杨当然是被撵出去的。

然后接二连三的登门,直到言舒看不下去,“你还是别来了。”

又笑了笑,“生孩子又不是一定要结婚……过了这几天,我爸得出远门,到时候再说吧!”

言三那时候也忙,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

当然是没用的。

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言舒和古杨之间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那晚,她自己去的古杨那儿。

站在他家门口,敲门等着。

古杨开门猛一眼见到她就愣着,然后什么也顾不上说,转身回去匆匆忙忙的收拾屋子,能塞的塞,能扔的扔。

看到她抬手扇着鼻尖的空气,他才赶紧去把窗户全部打开。

屋子里依旧有很浓的烟味。

“要不,先去外边待着?”他只穿了白衬衫,看起来随意又有些狼狈。

因为她来之前,他一直在抽烟,无事可做。

或者说,这段时间一直都这样压抑。

言舒没听他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转头看他,“我有点渴。”

然后古杨又去倒水,结果是没有水,只能现烧。

烧水的时间,两人在沙发上坐着,相对无语。

古杨把目光放在她腹部,“两个多月了吧?看不出来呢,是不是没吃好?”

言舒愣了一下,抬手抚上极其平坦的腹部,微抿唇,不太自然的道:“两个月本来也看不出什么来,三四个月可能有点儿起伏。”

说到这里,又安静了。

然后她转头盯着他。

忽然问:“为什么?”

古杨蹙眉。

她坐了过去,“我是问你为什么愿意这样?我这种人,是被称为不检点的破鞋的,你不知道么?”

这种形容让古杨脸色很难看,“谁跟你说的?”

言舒笑了笑,“所以为什么?”

他不说话,她就越是盯着他。

“总要有人负责,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

“我没把你当朋友。”言舒忽然打断他,看着他。

古杨从她脸上转开了视线。

“就把那句话说出来很难吗?”她蹙着眉,“如果你当初就说了,现在还会是这样吗!”

见她这样,古杨薄唇微抿,才道:“别谈这个,你现在要保持情绪愉悦……”

话没说话,因为她忽然的极度靠近,古杨整个人都僵住了,蹙起浓眉盯着她。

“要么你就直接认了,要么就别再管我。”言舒直直的看着他。

古杨本就不擅长跟她对视,更没法这样跟她交流。

但是沙发就那么大点,他没地方可以退。

她的手忽然伸过来握了他的腰带。

古杨整个人都警觉了,绷紧身体盯着她,“你干什么?”

言舒不说话,只是去解他的腰带。

古杨握了她的手拿开,她又缠上来,无比固执,仗着他怕伤到她而毫无顾忌。

直到被他我了双手,她才气愤的抬头,“这我送的东西,我拿回来有你什么事?!”

果然,古杨顿了会儿,松了力道。

但是她解开他的腰带之后并没停下,素手略显生涩的解掉他的衬衣扣子。

在他不明所以去阻止时,她已然整个凑上前,柔唇印着他。

她能感觉到他整个人震了震之后,完全没了反应,连呼吸都快忘了。

就那么看着她。

言舒不会亲吻,却在他薄唇上乱来,弄得他慌慌张张的阻拦,却反而被她缠得越紧。

“言舒!”古杨已经低哑的声音喊了她,但怎么也没法把她弄下去。

他拒绝,她越是放肆,反反复复之后不知怎么的纠缠到了一起,那种馨软,根本不是古杨能抵抗的。

脑袋跟着浑浑噩噩。

唯一一点理智被烧开水后的提醒声打断,一手握着她的脸,“停下……不行!”

她仰着脸看他,语调柔软模糊,“你已经碰了,要对我负责!”

古杨闭目,让自己冷静,又被她的手,她的吻打得乱七八糟,毫无抵抗。

她被放到床上,看到他结实健壮的身躯,某一瞬间彻底松了一口气。

但刚放松迷离,骤然被一股刺痛打断。

“啊!”她骤然痛呼,毫无防备,声音也把身上的人给惊了。

就那么颚愣的看着她,完全没了反应,也没了动作。

几秒后才慌了手脚,满是自责,“是不是现在不可以?……去医院!”

言舒缓着呼吸,伸手拉住他,“不是……”

“什么不是?”古杨紧张的抓过衬衫。

然后又被她把衣服拿过去,丢在床的另一边。

古杨指尖碰到了她的血,更是吓得连都变了,“马上去医院!”

她咬唇,“……女人第一次很多都会痛会流血……!”

“什么第一次?”他根本就没在听。

但是下一秒,他忽然看过去。

被雷劈了一样定在那儿,盯着她,脑子里千回百转,脸色一度变幻。

“你骗我?”他拧了眉。

言舒没见过他发怒,只知道他平时就没有表情,这会儿却彻底黑了脸。

“你去哪?”言舒看着他,忽然紧了眉头,忍着一点不适抓着他手臂,干脆强硬着,“你必须对我负责!”

古杨越是生气,“你不该骗我!”

眼看他下床真的要走,言舒终归是红了眼,“那你要到底怎么样?”

“我怀别人的孩子这种事你都可以负责,为什么干干净净的我你却不愿意?!我有哪儿配不上你了?”

“我知道你木讷,我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要我怎么办?”

古杨在床边转过身,低眉盯着她,气得七窍生烟,“你以为我对你……是因为木讷?”

言舒盯着他,“……你走啊。”

这回他反而不挪步了。

*

第二天早上,言舒醒了一次,不想起床,所以又继续睡了,没留意旁边有没有人。

等第二次睁眼,才发现只有她自己。

估计是故意走了的吧,她落寞的坐起来,发了会儿呆。

然后卧室门忽然被推开,古杨迈步进来。

那张脸和平时一样,刻板、木楞,甚至还带着对她的不悦。

然而,他却走到了床边,什么都没说话帮她穿好衣服,然后把她带去洗漱,道:“一会儿吃饭。”

她才知道,这都可以吃午餐的时间了。

竟然没说跟她撇清关系,也没因为她的行为而愤怒?

好一会儿,她去小餐厅。

看到啤酒鸡翅和清炖排骨,她直接脚都挪不动了。

“你不是喜欢吃么?”古杨微蹙眉,以为她不想吃。

没错,平时严肃得有些寡淡的言舒超级喜欢吃肉,尤其喜欢排骨和鸡翅,怎么做都喜欢!

“累的话吃完再睡会儿。”她埋头吃肉的空隙,古杨又说。

她微抿唇。

心里其实松了一大口气,至少他没把私人保镖的那套刻板脸搬出来对着她。

而后又听他说:“我出去一趟,下午过来接你。”

她不知道他做什么。

等把她接过去才知道是去看房,很高档的一处楼房,虽然不是独栋别墅,但比起他那个单身公寓小楼,简直是天差地别。

“不满意?”因为她没反应,古杨微蹙眉问。

言舒看了他,“……你不用买这么好的房,我没要求,现在住的不是挺好?”

他现在住的单身楼一共不到七十个平方吧,好?

话说回来,在此之前,言舒根本不知道古杨这么有钱,平时他根本就连一套上千的西装都不卖!

腰带就属她送的那条最贵!

可一套房子,出手就是上千万。

“我一个人住哪儿都一样,可是以后不一样了。”他说,“我以前生活的所有内容是辅助沐先生,没有其他追求。”

生活没有其他追求的感觉,其实很空洞也很悲哀。

所以,他觉得现在这样有所期待的感觉很好,很特别!

只是那些天,情况转变太快他总是转不过弯来。

之前,他是要照顾她,但她怀着别人的孩子,他不介意,但又隐隐的怒,怒她不争,又怒那个男人的不负责任等等。

结果,这一转眼她整个都是他的了。

所以他要做的事很多。

关于他们俩在一起,而且住进了新家的事,连沐寒声都不知道,因为这两人上班的时候还是那个样子。

在公司,谁和谁也没多余的话,眼里只有自己的工作。

但是下了班,言舒会先回家,觉得没事可做就去他新买的房子。

古杨反而很少过去,因为晚上他也有工作,所以大多时候是她自己,但是经常能吃到他做好的菜。

红烧排骨、香酥排骨、啤酒鸡翅、辣鸡翅等等,同样的食材变着各种花样,都是他中午有空的时候坐的,晚上留给她。

这一手,肯定都是和沐先生学的!听闻沐先生厨艺很不错。

当然,他们这么自由的日子可不多。

父亲言三回来之后,言舒就每天回家,根本不去他的新房了。

起初还好,直到很长时间之后的某一天。

言舒去上班,在电梯里看到古杨就能感觉到他心情不好。

然后她在他去茶水间的时候掐着时间过去,看着他冲咖啡。

声音不大,也没看她,只是说,“是不是该把房子卖了?反正你也不住。”

言舒愣了一下。

然后知道他不高兴的原因了。

有些想笑,“……我爸回来了……你想我了?”

有职员走进茶水间,她抿了抿唇,接了一杯热水,等了会儿之后只能先走了。

过了不一会儿,他果然敲门进来。

咖啡杯往桌上放,“我去见伯父吧。”

她刚要说话,他说:“等不了。”

言舒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但是爸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的,上次的情绪就那么强烈。

事实也的确如此,言三一见古杨就皱眉,“除非你把工作辞了!”

“爸……”言舒坐在一旁,“他把工作辞了谁养我?”

“沐寒声没给你发工资!”言三生气,明显女儿就是向着古杨的。

谁都知道言三这种反对不是一两天就能消除的,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除了讨好他,就是小心翼翼的发展关系。

直到父亲凌晨才回来的那天,言舒就到新房去,幸运的话可以遇上古杨。

他没工作的时候,晚上也会给她做吃的。

当然,不是无偿。

吃饱喝足后的纠缠,她有时候会看着现在的古杨笑,“像不像偷情?”

古杨表情里没有柔情似水,但整个人一看到她,眼神就变了。

“你不是嫌我木讷,嫌我性冷淡么?”低眉看着她。

她蹙眉,“我什么时候说过后一句?”

“有。”

没有也得有。

这样的时间也过得很快,七八个月的时间,他们都在一起,依旧公司和家里两个样。

只有她知道古杨不刻板的模样!

连言三也被蒙过去了,那段时间他想挑刺都挑不出来。

因为他也不知道女儿和古杨约会,更不知道两人感情现在是撕都撕不开。

以前是言舒主动过去新房找古杨,可是后来慢慢的,位置变了过来。

有时候他说“做了你喜欢的红烧鸡翅。”

言外之意就是让她去那儿吃饭,陪陪他。

有时候会说:“是不是好几天没见了?”

明明中午在公司里见了一天!

最不可理解的理由就是,他给她打电话:“我腰带坏了。”

让她买了送给他,连夜带她买,然后连夜载着她送到新房,之后她自然是只能留宿了。

餍足后,看着他躺在床上,言舒好笑,“是不是这辈子,你的腰带都得由我负责?”

哪有腰带一坏就找她的?

“早知道当初不送你了。”她开着玩笑。

某人很严肃的盯着她。

她只能笑着,“其实我不喜欢口红!你换一个给我好不好?”

当初她是因为被压着相亲,才故意打扮的,也只有在他面前才故意抹口红。

古杨摇头,就送口红,家里口红跟展览似的。

因为意义非凡。

后来,就连他求婚都是用的口红,笨拙的拼出一颗心。

沐寒声说比起玫瑰,古杨这求婚可是有心又昂贵了!

当然,他求婚的事儿,言三依旧不知道,这应该就归功于沐寒声了。

言三是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他马上要当姥爷,那时候他才知道他们俩“暗度陈仓”。

对着古杨那老实又安静的脸,言三是想骂骂不出口,想打又打不过,气得直瞪眼!

可是看看女儿的肚子,火又莫名其妙的消了!

那时候,古杨生怕她又骗她,知道她怀孕之后硬是带着去了好几趟医院,都快把她惹恼了才肯罢休。

要搬到新房的时候,言舒反而不肯走了。

搂着父亲的手臂,“爸,要不我一直跟您住?等我生了孩子,三个人多热闹?”

相反,结了婚之后,言三反而不愿意女儿住家里了,赶她都来不及!

“赶紧的搬过去,省得我一天天给你做饭,现在肉价很贵知道么?”

对此,言舒好笑,却知道父亲是心疼她。

因为她怀孕,所以住的环境好很重要。

又因为他厨艺不如古杨,可她这身子吃得好才最重要,要不然等后边妊娠反应来了想吃都吃不上。

有一段时间,古杨极少出去,不知道和沐寒声怎么协调的,一直都在家照顾她。

然而,她居然连一个妊娠反应都没有,一路平平安安,只能催着他去上班。

言舒剩下第一个孩子之后,姥爷言三第一个要求让她接着生,家里人多才热闹。

言三没有妻子,没有了其他的家人,的确是最渴望热闹的。

古杨本身就是个孤儿,虽然以前在沐家,和沐寒声一起长大,但毕竟自己有了家,自己这个家就得热闹起来。

幸好,沐寒声坚持先让言舒回去帮他,不能紧接着生第二个,她才得以喘一口气。

只是,在外看起来关系冷淡的夫妻俩,一回到家就是外人想象不到的恩爱,所以生孩子的速度可想而知。

更可气的是,言舒生了三个孩子之后还是那么漂亮,每天穿上以前的职业套装依旧光彩四射。

古杨每次上班进公司的时候都忍不住皱眉,危机感很强。

当然,这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在此之前,古杨没想过成家,只想一直陪沐寒声做事,一直就那么走下去。

也曾因为言三的女婿条件限制,他对她拒之门外。

幸好,爱情刚刚好的在他这儿停了脚。

他不追求更奢华的生活,就只要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孩子,这样的幸福。

一切都刚刚好。

嗯,除了妻子太漂亮有时候让他太紧张。

嗯,有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年龄太大,早点结婚更好!说不定可以打破一天七次的记录?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全本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全本小说网!

喜欢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请大家收藏:(www.qbxsw.com)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全本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最新章节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全文阅读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txt下载 - 九九公子的全部小说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全本小说网

猜你喜欢: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娱乐圈]梨园清梦细腰控未来的我很惨七零暖宠小知青[穿书]协议婚姻使我实现财务自由白日梦我被空间坑着去快穿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超级豪门:鉴宝女王萌宝一加一:总裁爹地超厉害你胜人间临·慕他比星星撩人真欢假爱BOSS穿成炮灰后[快穿]一遇总统定终身重生七十年代之痞极泰来他与爱同罪初恋一生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灵异片演员app[无限]两面派一眼臣服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重生之校霸十八岁
完本推荐: BOSS穿成炮灰后[快穿]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脑洞大爆炸全文阅读神级主播全文阅读空间之田园农女全文阅读反攻是什么体验[快穿]全文阅读重生之俗人一枚全文阅读娱乐圈演技帝全文阅读他总是喜欢我全文阅读纨绔仙医:邪帝毒爱妃全文阅读雀登枝全文阅读史上最强校长全文阅读超级娱乐王朝全文阅读狂探全文阅读道士不好惹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本君收徒方式有问题全文阅读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斗罗之七彩之竹我:开局成为大秦仙庭之主不灭武尊茅山遗孤一刀倾情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我从凡间来尘封的酒酿大秦之铁血帝国我在仙界种田苦鸿蒙仙缘[穿书][快穿]逆袭成男神我在西北开加油站迷姝我在豪门当夫人封神之谁是大赢家师父总以为我暗恋他武神基因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我的人生模拟器重生世子爷逆剑狂神六零之公派丈夫完美世界之武魂左道江湖娇卿箭魔催妆斗破之从拯救云韵开始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最新章节手机版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全文阅读手机版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txt下载手机版 - 九九公子的全部小说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全本小说网移动版 -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