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小说网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 第四十九章 剧变(不是)

第四十九章 剧变(不是)

王二丫和杨小小在把炸|药改成烟花, 她们甚至还有闲心拿着倒出来的小堆粉末做成小的鞭炮。

何暇欢蹲在旁边跟着看,不一会儿也试图上手,杨小小不让他碰, 何暇欢下意识就像昂着头顶回去,看见女娃娃清凌凌的目光时哑了口, 用小勺子勺起一点黑色粉末, 声音低了下来:“那,那我给你们打下手。”

他身后的小厮震惊地看着自家少爷, 那个挽起袖子乖巧打杂的男孩真的是他们公子?!

赵秀清没做烟花, 她靠近何霞茱耳语几句, 让她把府上的人都聚集起来。何霞茱咬了咬唇,低声告诉她,这个她做不了主。

她顶多只能叫得动自己和何暇欢的下人,主屋那边的下人,若是不拿出个正当理由, 可不会跟着她胡闹。

爹爹现在不在府上, 想要让所有人听话,就得去叫娘亲。可是何霞茱娘亲身体不太好, 她也不想对方操心。

赵秀清倒是一时忘了大户人家的规矩和她们村子明显不一样, 这样的话为了不惊动城主夫人,她们也叫不来所有的人了。

文静的女娃娃沉吟一会儿, 瞟了一眼旁边的千金, 微微露出一个笑:“那就算啦, 我只是觉得烟花太多啦, 想让更多人帮忙把它们放到该放的地方呢!”

“这样啊!”何霞茱恍然,随即摆手,“没关系,你不用担心,人数肯定够的!”

“嗯。”赵秀清嘴角矜着笑意,黑黢黢的大眼睛看了眼努力干活的小伙伴们,在心底叹了口气,还是没有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城主府可能被人盯上什么的……反正现在炸|药都被换掉了,应该没有关系吧。其余的事,等城主回来再告诉他府上可能有不怀好意之人吧!

至于城主会不会信,反正她已经提醒他们了呀!赵秀清有些天真又带着小孩子不该有的薄凉想着。

一边在大脑里掠过这个想法,她的手已经拉住了想要走过去看烟花的何霞茱,脸上露出清甜的笑:“那个,要不然等我们做好了,你把城主夫人也带过来看吧!”在一起总比独自要好,而且听何霞茱说城主夫人的身体不太好,她们比府上的人要厉害些,总归能看顾几分。

何霞茱的小脸几乎是瞬间发光,她怎么没想到呢,娘亲都好久没出来了,这一次出来看烟花也是好的!

赵秀清的长发是分层了的,有部分披下,她等人做得差不多了,让王二丫和上手了的何暇欢继续把剩下的做完。牵着记忆里好的杨小小跟着她,两个人指挥比较机灵的两个小厮,一次次不嫌麻烦的搬运着装满了粗制烟花和部分精巧烟花的黑|匣子。

何霞茱困惑地眨了眨眼,秀清不是说要很多人吗?怎么就带走两个?

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得意大叫的何暇欢拉走,迫不及待地走过去:“我也要玩!”

何暇欢连忙拒绝:“不行不行,可危险了!”

何霞茱鼓起脸,瞪了他一眼:“哼!合着你可以我就不行是吧!”

何暇欢:“啊这……”

不提何暇欢怎么费心去哄自家姐姐,杨小小在回忆中,把每一个黑|匣子都放好。赵秀清检查了一下,抹去有人动过的痕迹,四人静静退了出来,再次前往下一个地点。

“对了秀清,我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小匣子。”杨小小把她在主房房梁上找到的小匣子和那个奇怪的小厮说了。

赵秀清顿住了脚步,脸色有些难看:“那人想掐你脖子?”

杨小小回忆了下:“唔……看方向的话,应该没错。”

“哦,我知道了。”

等赵秀清看见小匣子里剩余的东西后,她伸出点手指摸了摸,确定了是什么就把小匣子里剩下的红色磷粉全部倒入池塘,并且用干净的水洗了洗:“这是火磷粉,你忘了小小,你买的一些彩石也能做这个东西。”

赵秀清一提醒杨小小就想起来了。火磷粉其实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东西,很多矿物甚至是彩石上都会附着,因为见光挥发得极快,一般在人们没有看见的时候就消散了干净。

火磷粉在挥发时会持续升温,杨小小以前买到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火磷粉的彩石就会握在手里,尤其是冬天可以当成暖手的用。

但是这只是指少许火磷粉的情况下,如果是大量的火磷粉同时挥发并且扩散得很快,集聚在一起的热量不仅会点燃空气,甚至会将一定范围内的易|燃易|爆|物点炸。

赵秀清本来还不知道那些炸|药该如何被点火,毕竟分布太广,这一下,她全清楚了。

两个女娃娃瞅着盒子里一下子就没了的火磷粉,知道肯定不止这一个,于是她们主要放在角落里寻找后,果然又在房梁和柜底找到了不少。

每个装火磷粉的匣子上都有机关,赵秀清把它们冲着池塘打开,防止扑到自己身上后,微微一笑,极快地从怀里取出自家爹爹给的瓶瓶罐罐,在其余小伙伴的注视下找到一个也是红色的粉末的,倒了进去混合在一起。

“那个,是什么?”何暇欢看着清秀女娃娃脸上的笑意,吞了口口水,忽然觉得有点凉。

赵秀清歪了歪头,神神秘秘一笑:“能让人跳舞的东西。”

何暇欢:“??”

知道大量被压缩的火磷粉什么时候最容易爆|炸吗?不是正午,不是日出,而是日落后气温骤降之时。赵秀清相信布置这一切的人肯定也知道,所以一群小娃娃们带着个柔弱貌美的妇人,外加一大群仆从,搬着小板凳坐在宽阔的庭院里,四周什么都没有,美名其曰等烟花。

**

城主被锁在地下的暗室,身上尽是血污,他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外面走进来一人,见他似乎是昏过去的样子,冷冷一嗤,命人解开牢门的锁,走了进去,慢条斯理地拿起旁边的鞭子,上面都是倒刺,还沾着眼前之人的血。

“哗啦”一声,有人用水泼醒了似是陷入昏迷的城主。

“……”

见男人醒了依旧一言不发,进来的人笑了一声,带着怪异的尖细:“还挺倔,不是咱家说,您又不是湘王那一派的何必替他捂得那么严实,不如,将他藏的地方好好多出来,这样咱家也好给大人您松绑啊。”

那人往前走了一步,在晃晃的烛火下露出了面无白须的阴柔面容,勾画至发梢的倒吊长眉让其在阴柔中添了几分狠戾和不近人情。

苍白的手勾起城主的下巴,太监的声音轻柔而恶毒:“何大人,您是一城之主,您总该为您的城民们想想,您不想看见……尸骸遍野吧?”

明城城主低低笑了下,这一笑牵动了他的伤,又止不住咳了好几声,看得太监眼里都带上了几分虚假的怜惜:“早点屈服多好呢?像您这么威武的人,和咱家一同为主子效力,不好么?”

明城城主避开了他这个问题,他虽然是中立,远离都城,可也不傻。太监的背后是谁双方都心知肚明,先不谈那一位的多疑和冷血性子,单单是他们这样对自己,就没给自己留下后路。

谁会不防着一个被自己严刑逼问后的属下?

城主平复了下呼吸,他抬起眼皮,瞧着用满城百姓来压自己的人,淡漠而沉稳:“你们不敢。”

太监脸色微变。

“你们不会动城民,”城主低笑,“除非你们想死。”

明城,远离都城,却不仅是几国的交界和贸易枢纽,最令人忌惮的……是长宁宗。

都说一人之力不敌万军,可是这条规矩,对于修仙者来说,是不存在的。

他们都知道,所以哪怕是太|监身后的主子,也不敢动明城。明城流动人口大,有多少人家和长宁宗的弟子有瓜葛,没人说得清。

太监听着城主笃定的笑,心情越发糟糕。他揪住城主的头发,使他被迫抬头,四眸相对,让对方看清自己眼底的阴郁和凶残:“是么,何大人真是有信心极了,不如今晚,就请您陪咱家去看一场戏如何?”

城主不动声色,心脏却微微缩紧,尤其是在他被太监特意打扮得和平日毫无两样,表面自然实则是被压迫着靠近自己最熟悉的城主府时,他内心的那一抹不安开始揪住他的肺腑。

太监打扮成普通公子的样子,一直不着痕迹注意着城主的表情,在发现对方虽然表面镇定薄唇却抿起时,顿时挑起嘴角,恶劣刻意地将他带入府内。

意外的,府里很安静。

城主心底一凉,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眼眶渐渐红了,他咬紧牙根,不敢置信,强自安慰自己。湘王答应过他的,会保护好茱儿她们!

发现府里意外安静,太监也有些疑惑,不过考虑到现下已晚,大抵是歇息去了,这样更加方便计划,便不做他想,刺激着沉默的城主:“大人,您看,太阳……要落山了。”

天边的半圆带着染红的夕霞,缓缓降落。

太监的眉间带着一丝惬意,但这一丝惬意很快被打破。他们一群人的四周忽然蹦出许多黑衣人,立刻厮杀过来,和太监带来的手下纠缠到一起。

太监面色阴沉,显然想到了一人:“湘王爷!”

“哦,金公公可是在叫本王?”湘王提着一把长|剑,眉眼桀骜而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太监,挥手间如割草般斩落敌首。

眼见自己这方的人越来越少,金公公眼底红光闪过,看了一眼城主府,做了决定。

他一手钳制着城主,慢慢把湘王等人引向城主府内。一边说话转移对方注意:“湘王真是好本事!看来咱家身边的人也不怎么干净,不然也不会这么凑巧!”

“可不是!”湘王一笑,“还得多谢公公,将知情人直接送入本王手中。”

他身后的侍卫压着一人出来,赫然是当初跟在师子明身边的胆小师爷。

金公公知道自己安排的卧|底暴|露了不说,还反口咬了他们。他心下大恨,一时不查被目的明确的黑衣人夺了城主过去。

金公公带着寥寥无几的人,被湘王带人困在了一个凉亭里。他抬首看了一眼凉亭的顶,又注视着落日,忽而笑了,又忽而叹息感慨:“真是美丽的落日啊~”

湘王一行人戒备地盯着他,防止他耍什么手段。

红日的余光渐渐消散,在红日于黑夜的交联之际,金公公仰头大笑:“湘王,你的确是技高一筹,但!那又如何?!”

“今日这里的人,都别想活着出城主府!!”

被搀扶的城主猛地抬头,就看见金公公用内里打碎了房顶的什么东西,一团红色的磷粉状烟雾瞬间扩散,在金公公得意的笑脸中,其他人知道那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城主有了一个猜测,他的唇忽而一抖,只急着确认一件事,转头问湘王:“王爷……你答应过我,将茱儿她们保护好……”

哪知湘王诧异地看过来一眼:“我何时……”他住了口,突然转向被擒着的瘦弱师爷,面色乌沉,“说,是不是你!”

师爷颤抖身体,结巴着说出了的确是自己将明城城主让湘王照顾好妻儿的消息拦了下来。

城主的心凉了。

“砰!”巨大的震响让众人惊疑不定。

湘王也猜到了,睁大眸子看向只等着末日的唇角笑容扭曲的金公公,低喝一声:“疯子!竟然在府上埋了火|药!”

按照金公公说他们别想离开这里的话,这炸|药的数量怕是不小,能将城主府炸个底朝天!

金公公听见湘王的喝骂,更是恶意的笑了。

下一秒,他的笑意僵硬在五彩缤纷的花火中。

“咻——砰!”

“哇塞,真好看!”大庭院里的娃娃们仰着头眼睛都不眨。

何霞茱忽然余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惊喜的跑过去:“爹爹!”

她抱住城主的腰:“爹爹你看……”说道一半,她忽然想起自家爹爹禁止令,立马消了音,偷偷摸摸抬起头,生怕爹爹骂她。

城主摸了摸小女儿的发梢,抬起头,眼中映出满天花火,淡淡一笑:“很好看。”

何霞茱眼睛亮了:“我也觉得!!”

城主抱着小女儿,走向了温婉看过来的妻子。他的心,柔软得不可思议。

至于金公公?呵,正因为秀清加的痒痒粉狂魔乱舞呢!

※※※※※※※※※※※※※※※※※※※※

秀清:痒痒粉挺好用的,下次自己配一点。

晚安~

喜欢(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请大家收藏:(www.qbxsw.com)(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本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文阅读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txt下载 - 空城黎明的全部小说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全本小说网

猜你喜欢: 寒门夫妻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阁老继妹不好当攻略那个渣[快穿]我在仙宗当神兽[穿书]从影卫到皇后[穿书]一品龙妃屠户家的小娘子论撩世家子的技巧小丑丑丑鱼穿成娘道文的女主女尊之夫郎,为妻宠你表妹万福原始再来重生之随身淘宝妻心如故拂晓晨星[希伯来神话同人]男配求你别黑化暴君的炮灰男后[穿书]太子为我马前奴(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毒世子妃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邪瞳如何捕捉野生卧龙书上说……
完本推荐: 清悠路全文阅读前女友黑化日常全文阅读第一仙师全文阅读书中自有颜如玉全文阅读造化之主全文阅读空间之田园农女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敢撩不敢当[快穿]全文阅读天才萌宝,神秘妈咪全文阅读侯门继妻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独占成婚全文阅读枕边人全文阅读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宋记全文阅读天之骄女全文阅读宠妻荣华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异世无冕邪皇红楼之快活人生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武映三千道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次元法典我的1982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炮灰之爱数风流人物桃源仙村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武道大帝嫡女贵嫁武道霸主万能狂少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万道龙皇生生不灭猎谍万兽朝凰最强逆袭诡异天地极品全能学生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海兰萨领主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手机版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文阅读手机版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txt下载手机版 - 空城黎明的全部小说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全本小说网移动版 -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